[随笔手札] 无聊日记(完)

和张先生过完情人节不久,我便和张先生说清楚了我分手的想法。或许是因为以前分分合合很多次了吧,张先生好像也没有特别的惊讶,只是要我想好就行。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我们从恋人,变成了室友。

隔离结束之后过了好久才再次见到了H先生。其实很久以前就已经感觉的了H先生对我没了什么感觉了。直到一件事情,让我对H先生感到从未有过的失望。
有一天晚上,我们还是和平时一样就在公园里面走走,可能是因为春天的原因,公园里很多花开了,H先生出现了一些过敏的症状。于是他想吃一颗过敏的药,于是我们就一起走到了公园的自动贩卖机面前。可是当我们走到贩卖机前后,H先生就停下了,然后就这么看着我,一动不动。过了一会,我才意识到了,原来H先生是要我买水给他吃药。我突然间心里特别不是滋味,平时出去吃饭买衣服啥的都是我付的钱,现在是连一瓶水都需要我买给他了。突然间,有股很莫名的难过和失望就这么袭来了,晚上回到家,我就给H先生发了信息说,以后不见面了。

晚上不在和H先生去逛公园后,晚上的时间就多出了一个多小时,于是就想继续再塑塑型。于是为了鼓励自己,排了一张上身裸照发到朋友圈勉励自己要减肥啦。

然而,就因为这张照片,半年内,我在天堂和地狱之间反复来回。

朋友圈发出去的当天晚上,一个张先生的同事,也是我的一个球友,宝哥给我发了一条微信“好诱人呀,你这是要闹哪样啊”。刚开始看到这个信息的时候,我还特别奇怪,这样的话一点都像是我认识的宝哥会说的话。于是我简单回了两句就忘了这件事了。
在这里,有必要先介绍一下宝哥。宝哥是张先生研究所的一个同事,我平时经常去张先生那边蹭场地打球。我刚来到GZ并且去张先生研究所打球不久就见到了宝哥,当时对他印象很深,因为他及就是我很喜欢的那种类型。自从第一次见到宝哥的时候,我就问了张先生其他的同事宝哥的信息。当时得到的信息是,宝哥已经结婚了,还有孩子了。所以认识宝哥一年了,我一直都把宝哥当做已经有孩子的直男对待。不过因为宝哥是我很喜欢的类型,我有时候还是控制不住偷偷揩他油。

然而,朋友圈发出去第三天,宝哥又给我发了信息“自从看了你的照片,夜不能寐”。这信息让我更加困惑了。后来又和宝哥继续聊了聊,最后,宝哥亲口承认了,其实他也是同志。
当我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我特别特别的开心,因为宝哥就是我很喜欢的类型,而且从他的话语中能感受到他也很喜欢我。
就在我为宝哥也是同志开心了两天后,宝哥告诉我,宝哥其实有男朋友,已经在一起12年了,只是现在在国外没办法回国。一下子,我从天堂掉到了地狱。而推我下地狱的人,就是这个我以为只是比我大几岁,实际比我大11岁的宝哥。

那一段时间心情都特别的低落,唯一开心的就是每天晚上都能和宝哥视频聊天。或许也是因为当时上海疫情让宝哥困在了上海比较空闲,一来二去的,我和宝哥的关系越来越亲密,宝哥甚至将喜欢上我这件事告诉了他远在国外的男友。虽然宝哥说他不会离开他的男友,但是随着我们视频聊天和了解得更多,我们的关系也在快速发展。那时候我刚刚办完GZ的落户不久,可是我就已经想要离开GZ了。

就在和宝哥关系快速发展时,我的父母突然对我开启了疯狂的催婚模式,幸亏我一直和他们说我有对象,只是暂时不合适结婚堵了回去。可是其实我当时连对象都没有。

两个月的发展,我和宝哥在一起这件事情似乎已经变成我们俩之间心照不宣的事情了。而随着我和宝哥感情的不断升温,想见到宝哥的欲望也变得越来越强烈,而上海那段时间的疫情却成为我见一见宝哥,和宝哥真正在一起的最大阻碍。

三个月过去了,上海的疫情终于有了好转。就在上海宣布解封的当天,我买了去上海的机票。6月2号那天晚上,我特意让H先生送我到了机场,也算是和H先生的最后一次见面。因为GZ没有直达上海的航班,最后只能选择先到杭州,再由杭州乘坐动车前往上海。

进入上海之后,全城都很安静,到达的虹桥火车站也是人迹寥寥。坐上前往宝哥的滴滴上,滴滴师傅知道我是从GZ来的时候,十分的惊讶“现在上海是所有人都不敢来的地方,你怎么就跑来了”。其实我非要这个时候跑到上海去,一是我真的是太想太想见到宝哥了,二是端午节假期是我生日,宝哥之前说过,我生日的时候会告诉我他最后选择的是谁。

最后,宝哥送给了我最想要的生日礼物。

那天生日的朋友圈,所有人都惊讶与我这个时候跑去了上海,一个所有人都害怕和逃离的地方。我生日前,除了张先生,没有其他人知道我在上海。而张先生则是我到达上海之后,通过B站的登录IP才知道了我在上海。一时间,我偷偷去上海的事情炸了,甚至第二天领导也发信息来问我了。其实我在决定来上海的时候,我已经做好了会被公司辞退的准备了,我只想见见宝哥。

在上海度过了五天,最后还是要回到GZ,要和宝哥最短暂的分别。宝哥因为疫情被困在了上海,GZ这边研究院的手续没有办,所以最后宝哥还是会回GZ一趟,到时候又可以再见到宝哥了。

因为航班熔断,订好回GZ的航班全部被取消了。当高铁到达GZ的时候,迎接我的是隔离车和隔离酒店。在酒店结束隔离后,我搬进了宝哥在GZ的住所继续进行14天的隔离。宝哥之前也住在我们小区,不过不是一栋楼。因为上海疫情持续了三个月,宝哥在GZ的房子516也是空置了三个月,里面变成了生物的美好家园。

14天的隔离期终于结束了,回到公司和朋友身边的时候,所有人都问起了我去为什么跑去了上海,我也只能笑笑不语。后来我也就一直在516住下了,在宝哥的房间等着宝哥回到GZ。等待宝哥回来的时间是漫长的,但是和宝哥畅享一起的未来却是美好的,后来我们决定一起买车,想着到时候离开GZ的时候就可以开着我们的车去上海了。经过了解,最后还是决定先在GZ买车,然而想买的车提车周期特别的长,就只能在几个店一起下单,只为早点拿到车,就能离开GZ去上海了。

在等待车子和宝哥回来的日子是非常煎熬的。

然而,以上的所有事情张先生都不知道,我也没有敢告诉他。他也只知道我去上海见了一个人,可是他估计怎么都没有猜到去见的居然是宝哥,那个我以前经常说我很喜欢很喜欢,被假传结了婚有孩子的人吧。而我和张先生也就一直保持着室友的关系。或许是分手了,我们对对方的容忍度都变得很小了,有好几次,我们就在球场边上大声地吵了一起,球场上的其他人就这么看在眼里。甚至,张先生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他留了以前认识的一个同志朋友在家里睡。那位同志朋友,很久之前就认识张先生了,是他初中同学的好朋友,之前在CD的时候也见过一次。这位朋友知道张先生很快就要离开GZ了,就从SZ跑到GZ来看望他。当时知道这位朋友要留宿张先生那边的时候,其实心里有些复杂,虽然不难过,但是还有有点不开心。

等了两个月,宝哥终于回到了GZ,很开心很开心。可我怎么都没有想到,这再次把我推向了地狱。

宝哥是请假回来的,回来的那几天,除了忙着收拾东西和处理离职手续等,还去和在GZ的好朋友同事说再见了。有一天晚上,我忘了从公司带钥匙回家了,宝哥去一个女同事那边玩,结果因为他们玩得太晚了,而我第二天还要上班,那天晚上就只能在张先生那边休息一晚了。后来那周周天的早上,宝哥告诉我,昨晚上我说了梦话,梦中大喊“狗子”,看到宝哥眼里那明显的醋意,而这个消息也在我心里泛起了波浪。

宝哥回来的时间不长,大部分还是周内,我又要上班,短短的时间就这么结束了。很不舍的让宝哥离开了GZ。后来才知道,这次的离开,居然变成了真的离开了。

宝哥刚离开的那段时间,突然因为美国客户的原因,工作变得特别多,特别忙。也许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吧,有一点冷落了宝哥,可不曾想到,这成为了两相离的推手。宝哥开始时不时地和我说我开始有点冷落他了,当然需要承认的是,当时确实因为工作很多,确实有些冷落了宝哥,但是我整体还是没有多少变化。也或许就如宝哥所说的,因为宝哥对我爱得越来越深了,一点点的冷落都会被无限地放大,让他变得很敏感。

就在一次我和十几个球友的宵夜里,收到宝哥提分手的信息,我赶紧离开去给宝哥打电话。长达一个半小时的电话,虽然宝哥说还是会坚持下去,但是却引起了张先生的警觉,因为离开了一个半小时,确实是非常反常。我以为我和宝哥仍然能继续走下去,就继续推进我们车子的事情。在这宝哥这次提分手一周后,销售就通知我车子到了,非常惊讶,甚至怀疑到底是不是骗我呢,因为比我们计划到手的时间提前了两个月。带着喜悦,我去交了首付,签了了贷款的协议,很快,我就能去上海见宝哥了。

分手,就这么说来就来。

就在我要去验车的前一天晚上,宝哥郑重地和我说分手。那一次,我深深感受到了他的决心,原因很简单,因为宝哥回GZ之前我的爱特别的热烈,而宝哥离开GZ之后,我的态度急转而下,变得越来越冷漠,宝哥接受不了这种变化。渐渐地我确定宝哥的离开已经是宝哥笃定的决定了,我尝试着挽回,却这么也拉不回来了。我把宝哥出资买车的钱退回给了宝哥,而我工作三年攒的20万就这么一下子全部投进了一个我平时几乎用不到的车子里面。宝哥的离开让我心碎成了粉末。

没有办法,我最后只能向张先生借了五万来周转一下。当然,最后,我车子副驾驶第一个坐的人就变成了张先生。可是对于一个平时上班就走十五分钟就能到公司的人来说,这个车子好像确实没有什么用处。

宝哥的房子到期了,我也就搬走了,搬回了张先生那边。而距离张先生离开GZ也就还有十天的时间了。或许是因为宝哥的离开心太痛了,加上张先生还是不离不弃对我好,心里总算是好受一点。中秋的假期,我又带着张先生回家了,去年的中秋也带着张先生回家了,也因为去年中秋带回家的原因,我爸妈其实开始对我有些怀疑了。甚至中秋我们全家去拍全家福的时候,我爸爸问了我一句“狗子呢?”。其实我当时知道我爸爸说的是张先生,可是我只能假装听不懂我爸爸说的是什么。

张先生在我家过完中秋节,就从我家出发去NJ了,从此,我身边再也没有我爱的人了。我回到GZ之后,我也删除了宝哥和H先生,删除了这两个都比我大十几岁,却让我又爱又痛苦的人。我终究要离开GZ,可我现在不知道离开GZ之后还能去哪。

中秋假期的时候,张先生问我“我们这样是不是算复合了”,我没有回答张先生。当张先生知道了这些,我应该已经没有和他复合的资格,张先生也不会再愿意复合了吧。

最后这篇日志写到了凌晨5点,却没有丝毫困意,只有伤疤被揭开的痛。

这个系列以后也不会再更新了,希望村里的小伙伴都能找到各自的真爱,祝好!
1

评分人数

  • naonao730

抱抱楼主

TOP

这。。。是楼主原创的?

TOP

我刚来就看到不会再更新了。

TOP

回复 2# catfeat


    谢谢

TOP

回复 3# naonao730


    这就是楼主的人生

TOP

回复 4# 维@@


    反复地揭开伤疤,伤口就很难愈合,

TOP

有没有人总结一下?眼睛视疲劳

TOP

本帖最后由 萧山山 于 2022-10-17 00:47 编辑

爱情需要理智 有些关系没开始就知道必须停止 有些人无论经历什么还是深爱
  

TOP

  • 三国群英传私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