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卡斯和他的朋友们

第一章 自然生长并不野蛮

1.1 一切的开始总是润物细无声的
我叫卡斯。对,我是个Gay。

1.1.1 我的家
我出生在一个变革的时代。国家终于意识到再也不能因为内耗而落后了,必须集中精力来搞发展。小平同志复出了,国家迎来了改革开放。社会主义中国到底应该怎么建设,这没有现成的模式可以照搬。所以小平同志提出来,我们必须解放思想,在改革开放中,我们应该摸着石头过河。也是在这一年,国家开始实施计划生育政策。我的家乡是个江南的小村镇。计划生育这项基本国策在我的家乡落实得很早,而且执行得很严。记得小时候有一次我跟母亲一起上街买菜,在露天菜场的一个角落里,围着很多人。母亲拉着我也往前去看个究竟。一个男人垂头丧气地瘫坐在地上。一个女人则坐在角落里,她背上背着一个好像睡着了的孩子,怀里还哄着另一个小孩。在他们前面摆放着一张双人木床,一个破旧的衣柜,还有一张小圆桌。
我问母亲:那个叔叔为什么要把床卖了呢?没有床,叔叔要睡哪里呢?
母亲告诉我:因为叔叔家多生了小孩,所以被罚很多钱。他们家没有钱,所以只能把家里的东西都卖了。
我追问母亲:那叔叔为什么要多生小孩呢?我们家不就我一个小孩吗?
母亲看了我一眼:估计叔叔家也想要个像你这样的小男孩吧。
我当时暗自庆幸,还好我是个男孩子,要不然我父母肯定也要多生一个孩子,那样的话,我们家也得把家具都卖了。到时候,我就只能睡地上了。

母亲告诉我,外公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因此外婆一个人拉扯她们姐妹四个,生活很不容易。她们中的老大,也就是我的舅妈,十四五岁的时候只能辍学,因为得帮衬着外婆一起赚钱养家。我的舅舅是个文质彬彬的插队青年,他来自城里,时代把他这个知青送到了我们这个小村镇,他认识了舅妈,后来他便留了下来,在村里做会计。我二姨读书好,考上了师范中专,毕业以后也如愿在镇上当小学老师。二姨有个远在贵州的恋人,两人相隔千里,一年也见不上一两次,平时只能书信往来。多年之后,只得无奈作罢,因为在那个年代跨省的户籍调动几乎是不可能的。母亲排行老三,因为老大和老二都已经开始赚钱,所以得以让母亲一直读书到高中。虽然那个时候土地生产已经包干到户,但村集体生产队还是会给每家每户下达生产任务指标。这些下达下来的生产任务,对于5个女人再加上舅舅这个城里人来说,无疑是个巨大的挑战。那个时候,父亲家跟外婆家同属一个生产队,父亲很有眼力见儿,总是抢着帮我外婆家干活。外婆看在眼里,见他老实巴交,而且还很能干活,就把母亲嫁给了他。在此之前,母亲与父亲基本没啥接触,虽然见过一两回,但拿我母亲的话来说,也没啥印象。这算是母亲对外婆家所做的贡献吧,她带来了一个能干的劳动力,我的父亲。

我的父亲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他只上过小学,后来机缘巧合进了镇上的运输站,开拖拉机搬运货物。母亲是高中学历,读完高中后便进了当地的纺织厂工作。因为读过书,所以母亲很快就被挑选进入了办公室做技术工艺。我从来也没有问过母亲,她和父亲之间是否有过爱情?她和父亲没有恋爱就结婚了。而结婚之后,自我懂事开始,父亲和母亲总是打打闹闹,持续不断,甚至在我高中的时候差点离婚。我猜想,婚后恋爱这回事儿应该也是没有发生的。所以我很早就明白,婚姻与爱情其实是两个独立的概念。没有爱情也可以结婚。结婚之后也不一定会有爱情。而我也根本不是什么爱情的结晶,只是婚姻的产物而已。当然,这不会影响父母爱我,我也爱他们。当然爱情的结果也未必是婚姻,就像二姨和她远在贵州的恋人最后只能以分手告终。

父亲给我的印象并不好,他所有的坏脾气全都发泄在家里,而他友善的那一面总是对外的。母亲和我都怕他,所以我更靠近母亲,我耳濡目染着母亲的知书达理和思辨。而父亲则成了我关于如何做一个男人这件事情的反面例子。每当我发现自己有令人生厌的行为和性格的时候,我会努力改掉它,因为我担心遗传了父亲的性格特征。比如说,父亲对外是个老好人,我的性格里遗传了这一点。我很清楚,这其实跟心地善良没什么关系,其本质就是懦弱,因为自己怕事或者没有能力解决问题,所以就只能自己吃亏,就成了别人嘴里的老好人。为了改变这个性格,我强迫自己遇到任何事情都要迎面而上,不能躲闪,直到真正解决问题。那时候,我的大腿外侧有不少血印子,都是我自己用笔戳的,那些就是躲闪的代价。以前,我不太理解“盖棺定论”这个词的意义。三年前父亲过世之后,过了一段时间,当我和母亲再次谈论起父亲的时候,母亲和我的心态要平和很多,所以对于父亲的评价也来得更为客观:父亲是个心地善良,为人正直的人,就是因为受到的教育太少,所以无知让他变成了一个向内生长的人。但他始终都以他自己的方式爱着母亲和我。

小的时候,我其实也不喜欢母亲。6岁之前,我跟父母睡在同一个房间,我有一张自己的单人床。每到冬天,南方的湿冷肆虐,家里又没有暖气,床上也没有电热毯,所以晚上睡觉真的是一件痛苦的事情。此时,母亲便会唤我睡到他们床上。有一次,我半夜醒来,模糊中发现父亲趴在母亲身上。我用脚踹了一下父亲和母亲,他们显然没有注意到我,而我没过一会儿也就又睡过去了。但是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有些不喜欢母亲了,因为我觉得母亲是个两面三刀的人,既然她和我一样讨厌父亲,为什么还要让他抱着呢。我觉得这是对我的一种背叛。所以我便要求有自己的房间。虽然我胆小,有些害怕一个人睡,但我还是为有自己的房间而感到高兴。

1.1.2 没人教,也能启蒙

尽管如此,我并没有变成一个叛逆的人。相反,我继承了母亲的知书达理和父亲的善良正直。在学校,文质彬彬的我学习一直很好,所以成了家长口中所谓的“别人家的孩子”。我人缘也很好,有一群调皮捣蛋的哥们儿整天围着我,所以在学校谁也不敢欺负我。他们出去打群架也会带上我,他们负责打架,而只允许我远远地站着看。他们打下来的“江山”,却与我一起分享,他们美其名曰我为军师,说军师自然不用上战场肉搏,坐在军帐中出谋划策就好。当然也有很多女孩子喜欢我。在小学一年级的时候,我就有了喜欢的女孩子,她是我的同桌,活脱脱小公主模样的一个女孩子。在小学的时候,能让我喜欢的女孩子必须满足两个条件,第一,成绩必须要好;第二,长得必须好看;这第二点可以酌情用第一点来弥补,但倒过来肯定是不成立的。即使女生长得再好看,假如成绩不好,我也是不会喜欢的。从三年级开始,我便喜欢上了那个永远年级第一的女生,她长得一副南方大户人家的小姐模样。她从来不曾与我亲近,但我是个长情的人,一直喜欢她到初中。

那个时候,小伙伴们每天都追着看翁美玲和黄日华版的《射雕英雄传》。看完之后,兴奋难抑,我们总会热切地讨论里面的人物和武功,有时候甚至还要切磋切磋。
”郭靖怎么那么笨啊,学武功学得怎么费劲。”表哥是个急性子,他觉得郭靖学降龙十八掌简直就是暴殄天物,恨不能自己飞到电视机里去。
”郭靖也还好吧,没你说的那么差,他是里面长得最好看的。”我觉得表哥说的有失公允。
”郭靖好看?里面长得最好看的是黄蓉,好不好!”表哥马上反驳,接着转过头又瞅了我一眼,“你该不会是同志吧?”
我一脸茫然,因为我根本不知道表哥说的是什么:“什么是同志?什么意思?”
表哥毕竟比我长5岁,知道得比我多:“同志就是男的喜欢男的。因为你刚才说郭靖比黄蓉好看。”
脑子像被一道闪电击过,我脸刷地红了。我确实说了郭靖是里面最好看的,而且我确实是喜欢郭靖的,所以我就是同志?但我也很喜欢黄蓉啊,黄蓉不仅长得好看,还聪明可爱啊。我立刻反驳道:“你才是同志呢。我可没说过郭靖比黄蓉好看,我最喜欢的是黄蓉。”

我的脑子里就这样非常无辜地被表哥随意地丢下了一颗叫做“同志”的种子。我没有去理会这颗种子,因为我很清楚我不是同志,那个时候我一直疯狂喜欢着那个年级第一的女孩子。这颗种子就像是被风吹进了你家院子,你甚至不知道它的存在。但可怕的是,它就这么悄无声息地在那里,它没有错过之后你在院子里洒下的每一滴水,施下的每一次肥。它借此生根发芽,不断成长。等到你注意到它的时候,它已经根深蒂固,你发现已经无法撼动它了。当然这是后话。

小学五年级的时候,学校开设了生理课。生理课是由班主任兼课的,不知道他是羞于开口,还是认为生理课对于我们这些小屁孩来说不重要,他从来就没有好好讲过这门课,大部分的课都让我们做他的数学作业了。其实他不知道的是,对于小男生来说,这门课有着巨大的吸引力,我们不仅想了解自己,也更想了解异性。比如说,我和我的小伙伴们其实从小学三年级开始就会接触并探索这块神秘的领域。那时候,我有个小伙伴,他的舅舅是我们当地黑社会的头目。他很喜欢去他舅舅家玩,因为他觉得他舅舅很酷,而且他舅舅家总有很多新鲜玩意。
有一天,放学前,这小子特神秘地把我拉到了教学楼后面的弄堂里,像极了要干见不得人的勾当的样子:“嘿,卡斯,快过来。”
”干啥啊?这么鬼鬼祟祟的。非得到这里来说。”
”有好东西给你看。“ 这小子神神秘秘地。
”啥?快说。“
”我从我舅舅那里拿了个东西,让你开开眼。”说着,他就从口袋里掏出来一把折扇。折扇很小,也就半根铅笔那么高。
”这啥玩意儿,不就是把扇子吗,至于把我拉这里来吗?“
”你打开,你打开看看就知道了。“
我不耐烦地打开了折扇,其实也就四五个折儿,但仔细一看,每个折儿上竟然是女人的裸体。我咽了口唾液,试图安抚一下狂跳的小心脏。
我看了一眼小伙伴:“果然是好东西,你可一定得藏好了啊。就咱俩看看得了。要是人多,怕是要被老师发现的。”
”嗯,你说的对。这样吧,今天你带回家看,明天我带回家看,咱俩一天隔一天轮着来。“小伙伴的建议听着很合理。
其实那裸女图特别小,根本看不清楚什么,倒是我自己脑补了很多。但那毕竟是第一次看到女人裸体的样子,所以很兴奋,努力地把自己喜欢的女孩子想象到这些不同姿态的裸体上,然后意淫着自己扑上去的样子。当然每次看的时候,我这小心脏总是七上八下地跳,眼皮也跟着跳,担心万一被父母发现了,那肯定是一顿暴打。所以我看了3回之后,便跟小伙伴说看腻了,让他再偷偷放回他舅舅家。

所以我第一次打飞机也是在小学三年级。那是个风和日丽的周日,因为那一周天气一直很好,母亲一大早便洗了所有的床单被套和换洗下来的衣服,还把被褥也都拿了出来晒,所以把家中小院晾晒了个满满当当的。父母一早便出门去了,只留下我一个人在家写作业。我做了会儿作业,有点累,便趴在桌子上休息。侧头看着窗外,一阵阵春风吹来,柔柔的,夹杂着衣服清洗之后特有的清香味儿,很舒服。我一只手便不自觉地去摸自己的下体,我并没有想谁,完全是无目的的,接着便感到愉悦,于是趴着的身体便坐直了起来,两只手一起开始摆弄,没有射,但感觉就像在玩一个让自己高兴的玩具。玩了一会儿,便接着写作业了。你要问我这件事情为什么记得这么清楚,那是因为当我写了会儿作业,不经意之间抬头往窗外看的时候,我发现姑父站在窗外朝着我笑。可能是我太专注于打飞机了,也可能是满院子晾晒的衣服遮挡了视线,我竟然没有发现有人过来。我不知道,姑父是什么时候走到窗前的,有没有看到我打飞机。反正我一阵脸红,只能傻傻地对着姑父笑。姑父没有说什么,只问了句我父母在不在,便走了。

五年级的时候,我还干过一件坏事。就是有一天放了学,我和一个小伙伴一起扒了另外一个男生的裤子,然后这个可怜的男生光着屁股在楼道里追着我们要裤子。那天傍晚的时候,我妈骑着自行车载着我路过小伙伴家门口的时候,有个中年妇女指着我小伙伴的鼻子破口大骂,旁边站着那个被我们欺负的男生。幸好她们没有来我家啊,不然我肯定被暴打一顿。

第一次射精应该是在初一的时候。有一天傍晚,我去表哥家里玩。表哥拉着窗帘在自己房间里看录像。表哥不让进他房间。他越是不让,我敲门就敲得越来劲儿。表哥估计是担心招来他父母的责备,嘟囔了一句话”既然你自己非得要进来,那随便你吧“,就把我放了进去。一进他的房间,我就感觉到空气不一样的浓稠和浑浊。我坐了下来,看电视上正在放一部古装剧,等等,里面的男女怎么动手动脚的,啊,什么,就这么赤身裸体在床上直接开干了。。。这冲击力对于我来说太强大了,措手不及,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像被一记重拳迎面击中。我下体迅速膨胀,并且变得很硬,没一会儿,感觉一股热流从下体直接迸发出来。我是如此的慌张,站了起来,一路狂奔回家。我感觉自己像一个干了坏事的孩子漏出了马脚,落荒而逃。
从那一天开始,我突然发现,我打飞机可以射精了。之前打飞机总感觉缺了些什么,不尽兴,不彻底,好像差了临门一脚,好像没有破壳而出。从那时候开始,我才体会到“爽”这个字最真实的感受。

上初中那会儿,女孩子发育比男孩子早,所以个头普遍比男孩子高。在操场上做广播体操的时候尤其明显,全班按身高排成2个纵列,排在后面的基本都是女生。我从小学三年级开始喜欢的那个女生,在初中的时候,并没有跟我分在一个班级。某一天,我突然发现,站在她面前,我显得矮小很多。我同时也发现,其实我并不那么喜欢她,或许也是因为她从来都没有真正亲近过我,长时间的没有回馈,一切便顺其自然地淡了。初一就这么安安静静渡过了。
1

评分人数

  • naonao730

1.1.3 转校生永远是一种神奇的存在
上初中的时候,还是男女同桌。全班正好多出来一个男生,我的小伙伴很幸运地成了那个多出来的人,他自己一个人一个桌。但是某一天突然空降了一个转校生。转校生是个男生,从穿着上看,他应该是城里人,因为他有着我们乡下孩子没有的整洁和清爽。相比之下,我们这群乡下孩子全身上下就是随便拼凑出来的,而且没有管教。正常情况下,这个转校生应该跟我的小伙伴同桌。但令人大跌眼镜的是,班主任居然让我同桌的女孩搬走,然后让这个转校生跟我同桌。当时我就懵了,凭什么让我和男生同桌啊。但敢怒不敢言啊,只能忍了。

”你家是市区的?”我既是好奇,也是破冰,问着这个刚坐到我身边的男生。
他看了我一眼,没有任何表情,回答道:”嗯。”
”市区不是有很多好学校吗?干嘛跑到我们这里来上学?“
他笑了笑,没有回答我,继续整理他的书包。
我也没有再问什么,或许有他不想提的原因吧,来我们这里上学应该不是他自己的意愿。
”以后可以一起玩。“毕竟是同桌,我希望维持最基本的友善,避免坐在一起的尴尬。
”嗯。”他点了点头。
坦白地说,我不太喜欢这个同桌,因为面对我的主动搭讪,他显示出了一种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我想,可能城里人都这样吧,因为我也不喜欢城里人。

这种冷的感觉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消失。与其说是冷,或许用距离感来形容更为贴切,就是尽管你跟他是同桌,不管平时跟他怎么玩,你始终感觉到彼此之间有一个距离横在那里。而且这个距离是个恒定值,不管你怎么努力,也无法更往前一步。

”你可以把我的笔还给我了吗?”他一边收拾自己的书包,一边问我。
今天早晨我出门匆忙,忘了带文具盒,所以白天就问他借了一支笔。
”你的笔挺好写的,借我用两天呗。”我自以为同桌了好一段时间了,满足这点小要求的交情还是有的。
”不行。”我没想到的是,他拒绝得如此干脆。
可能是意识到了我的诧异,他补充道:”你明天要用,我明天白天再借给你。“
我还是没忍住问道:“为什么啊?放我这里不就完了吗。”心里想他这是什么鬼逻辑啊。
他没有再解释什么,直接从我手中拿走了他的笔,装进了他的铅笔盒,然后背着书包就走了。把我一个人尴尬地留在了座位上。这种感觉特别糟糕,好像是因为我提了一个十分不可理喻的要求,所以对方异常气愤地拂袖而去。而明明不可理喻的是他。
以我当时的理解,我想,大概城里人都是这德行吧,时时刻刻得彰显对自己东西的拥有权。我们乡下人可没那么多讲究。

他的这种反应,跟我的其他同学不一样。我与其他同学总能迅速地打成一片,称兄道弟。而与他的这种距离感让我始终保持着对他浓厚的兴趣,思绪也总会停留在他身上,我总会琢磨他到底在想些什么呢。而且我靠近他的尝试也因此从未停止过。

”去哪儿玩啊?“ 我从他左后侧扑了过去,右手勾住了他的右肩。
他卸了一下右肩,然后往前大跨了一步,摆脱开了我。然后转过身,抓住我的两个手臂,把它们安放在我身体两侧,让我瞬间回到了立正状态,然后他笑着跟我说:”不去哪里玩,数学老师让我去趟办公室,不知道又有什么好事。“
我能感觉到,他并不是嫌弃,应该是不适应这种更近的距离。所以在印象中,我们从来没有打闹过。

其实到此为止,我对于这个转校生所有的一切感觉就仅仅是好奇,因为他的不同而产生的好奇。或者还有一种征服的欲望,我希望把他拉得更近些,跟我的那些小伙伴们一样近的距离。直到发生了一件小事儿,这种征服欲得到了一些满足。
我们的课桌靠墙,他挨着墙坐,而我靠走廊坐。课间的时候,他从外面走进教室,想拿他课桌上的一本书。为了省事,在我的课桌一侧,他的上半身直接越过课桌伸手去够他的书。而此时我正好在做一道几何题,用尺子画图形。用完了尺子,我就随手把尺子往旁边一丢。说来也巧,滑出去的尺子正好砸中了他的下体。他和我都一阵脸红,然后我们又都哈哈哈地笑了。我们啥也没有说。但是从那以后,我们之间相互开玩笑就又多了一个项目,就是用不同的东西触碰对方的下体,并且乐此不疲。我只与他这么打闹开玩笑,他也只和我开这样的玩笑。

某一天放学前,数学老师在黑板上出了一道题,谁做完这道题,谁就可以回家。那一天出的题比较难,对于我这个数学课代表来说,自然是小菜一碟。没一会儿,我就答完了题,便独自回家了。我家离学校很近。学校大门正对着一条街,顺着这条街走大概100米就是我家,是所有学生上下学的必经之路。
回到了家,很无聊,我居然傻傻地站在院子里看着门前的那条路,我在想他什么时候能做完那道题,什么时候能路过呢。我也不知道在院子里站了多久,突然间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我家围墙的一侧。对,是他,我竟莫名地兴奋起来。突然,他回头也看到了我,我们竟远远地四目对视。我们都愣了一下。他因为骑自行车的缘故,头马上又转了回去,确认了一下路口,但又马上转过头来朝我招手。我内心小鹿乱撞,因为感觉自己的心思竟被当事人抓了个现行。我有点鄙视自己,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竟像个女人,倚在自家的门框上,翘首期盼着自己的爱人归来一样。
后来想想,我竟傻傻分不清,到底是我把他征服了,还是他把我征服了。

过了几天,放学回家的路上,小伙伴突然问我:“你知道吗?阿基米德是同性恋。”
我以神奇的眼神看着他,莫名其妙地有些紧张,难道他能看出来我有点喜欢那个转校生?所以有点喜欢,这就是同性恋吗?而且对于我而言,还有的是震惊。因为这是我第二次听到同性恋这个词。距离第一次听到这个词已经过去五六年的时间,但这个词竟然是如此清晰的刻在我的脑海里。以至于第二次提到这个词的时候,脑子里的它竟欢呼雀跃地喊着:我在,我在,我一直在这里。
我立刻以不屑来掩饰自己内心的慌张:”你这是闲的吧,居然有这功夫去了解这个。“
”我也是别人告诉我的,我就说嘛,几何这么变态,原来是个同性恋搞出来的。“ 小伙伴的回答打消了我的疑虑。我当然也不会因为小伙伴诋毁同性恋而生气,因为我并不是同性恋,我只是有一点点喜欢这个转校生而已,这并不代表什么,因为我很清楚自己一直都是喜欢女孩子的,小学一年级的同桌小公主,还有之后的年纪第一的女孩子。这都是板上钉钉的事。

后来,关于转校生的谜团,我也都清楚了。因为我学习成绩好,自然跟老师关系也好。跟老师聊天的时候,老师自然而然就会聊到转校生的事情。原来转校生的姑姑是市教育局的某个领导,跟我们班的班主任是大学同学。班主任还是全省非常有名的数学老师。转校生的父母是做生意的,平时根本没有时间照顾转校生,就把转校生托付给了姑姑,姑姑觉得一定要给转校生找一个非常好的老师,这样即使家长不在身边,老师就能罩着。那我们班主任自然就是首选。班主任也很负责,知道转校生学习不太自觉,就让他跟我这个好学生坐同桌啊。更好的是,这个好学生还是个男生,这样还降低了这个转校生早恋的风险。

所以在很多故事里,主人公并不是你,你只是主人公发展主线上出现的一个小配角。你对于主人公的发展并没有什么影响,只是个过客而已。但是你这个小配角却被这个主人公深深影响了,有可能之后会因此走上一条完全不一样的道路。而我就是这个转校生故事里的那个小配角。

到了初三的下半学期开学的时候,并没有见到转校生再来学校上学。班主任说,转校生已经回市里上学,并会在市里参加中考。虽然合情合理,但还是有点突然,因为他没有跟大家告别,也没有跟我告别。我估计这肯定也是他姑姑的手笔。我和他之间的距离感和玩笑始终都在那里,也始终心照不宣。我觉得这挺好,这种似是而非的感觉,淡淡的,但干净清澈,像被树脂凝固定格在了那一瞬间。我想,有一天它会变成我和他拥有的琥珀。

TOP

写的真好,赶紧煮饭吧!!!!

TOP

很有意思
淡淡地

TOP

文字带我也回忆了一遍我的懵懂青春

TOP

Nice writing

TOP

1.2 必修课的痛苦是为了让你牢记于心

1.2.1 郭小楼
我中考考上了国家级重点中学,便去了市区读书。所谓国家级重点中学,其实就是大学升学率高的同义词。比如说,我所上的这所重点中学,一本升学率基本能达到70%,总的大学升学率为100%。在90年代大学还没有扩招之前,这个升学率是令人乍舌的。即便放在今天,也非易事。所以,在我们老家有句话家户喻晓:谁进了这所重点中学,那么他的半只脚就已经跨进大学校门了。当然要考上这个中学,竞争是相当激烈的,必定是各个初中里拔尖儿的学生。比如我们初中4个班级,也就只有4个学生考上了这个重点中学。

这是一所寄宿制学校,因为85%的生源来自于各个乡镇。市区的学生可以住自己家里,但是学校鼓励他们也住校,因为学校采取半军事化的管理。每个周六上午得在学校上半天自习,而周日的晚上也必须回到学校上晚自习。所以对于我们而言,真正的周末是从周六的下午开始,到周日傍晚结束。通常周末我们都会选择回家,我得骑1个半小时自行车才能到家。

高中的寄宿生活,对于我们这样的乡下孩子来说,还是很适应的,因为以前在家里就得干很多家务活儿,独自生活的自理能力还是有的。衣服和鞋子都自己洗。而市区的孩子则要精贵些,他们往往会攒着脏衣服等到周末的时候带回家洗。其实我也不喜欢洗衣服,尤其是在南方的冬天,用冰寒彻骨来形容整个洗衣服过程再恰当不过,对,就好像中了寒冰掌那样。
当然因为大家都是第一次离开父母独自在外生活,所以无人管束的自由还是其乐无穷的。每天我们总是说说笑笑打打闹闹的。比如我们宿舍晾衣服的叉子,总是被拿来当作打闹的武器,结果没过几天叉子的头儿就给打断了,只剩下一根棍子。搞得我们每次晾晒衣服的时候,只能用那根棍子顶着衣架小心翼翼挂到晾衣杆上,那节奏有点像升国旗,因为一不小心就会功亏一篑,掉在地上的衣服还得重新洗。这绝对是个技术活儿。

某一天,我在宿舍楼道里用这根棍子晾衣服的时候,眼见衣服架马上就要挂到晾衣杆上,这个时候被匆忙经过的同学碰了一下胳膊,晃了一下晾衣棍,完蛋,前功尽弃,衣架连同我的小内内直接自由落体运动。说也巧,刚好一个同学从底下经过,于是我的小内内直接掉到了他头上。

我放下晾衣棍,连声说对不起。对方并没有动,我赶紧伸手过去把我的小裤衩从他头上取了过来。但实在没憋不住,笑了出来:“实在不好意思,刚才有人把我撞了一下。对不起啊。”
这他才抬头起来,瞅着我,耸了一下肩,淡淡地一笑,说了句没关系,就直接绕过了我,进了隔壁的隔壁宿舍。

你是否遇到过这样一种人。彷佛之前他一直都不存在。但某一天他突然从天而降,而且就着陆在你的跟前。然后你发现,其实这个人原本一直就活动在你的周围,有时候甚至离得你还很近。你会很疑惑,在这之前他每天都在做什么,而你为何从未注意到过他的存在?
对于我而言,他就是这么一个存在。而此刻,我的脑海中也冒出了诸多疑问:他就住我隔壁的隔壁?怎么可能?我之前怎么就从来没有见过他呢?他叫什么名字?等等等等。
带着所有的疑问,我开始关注他,就好像发现了新大陆,每天挖掘一点,给我每天枯燥的高中生活带来一些乐趣。

他叫郭小楼,跟我同一个年级,是我们隔壁班的。他家住在市区。但他也住校,只不过他每周只有周二至周四的3个晚上才住学校。他总是穿得干干净净的,又不失时髦,不像我总是校服不离身。个儿跟我差不多高,但长得比我帅气多了。他是他们班的英语课代表,而且学习还很不错,一直排在他们班前10名。

高中的学习非常紧张。学校半军事化的管理让我们的学习和生活规律化。一件事情一旦规律化了,就有了节奏;而当你适应了这种节奏的话,那么这种规律化就好像是一个无形的外壳,帮你扛住了一定的压力。因为它使你相信,只要能跟上这个节奏,你就不会被落下。这种程式化的节奏还会带给你一种惯性,它乏味,而且没有温度。所以即便我喜欢他,我也不会去做什么,因为根本没有时间和精力。但在有限的闲暇时间里,我选择了更放纵自己的内心,因为我把对他的喜欢当作我放松愉悦自己的调味剂。我没有想过,我怎么又喜欢上了一个男生,因为我需要的是释放我的学习压力,至于是哪种方式,我根本不在乎,所以对此我并不慌张。我所做的很有限,比如说,我换了座位。因为某一天我发现,我们教室第四排的位置能够通过窗户看到隔壁班。于是我随便找了一个理由让老师把我调到了第四排。这样,每当我看书累的时候,我就能够看看他,心里也会高兴些。

其实自从打过第一次照面以后,我们再也没有过任何交集。所有的一切都是我单方面的意淫。我从来没有期待过这种暗恋将来会是什么样子。我甚至觉得只要时间过去了,这种感觉也会过去。我也丝毫不会觉得遗憾,因为等到考上了大学,各奔东西,我和他或许永远也没有机会再次相遇。所以我觉得,对他的这份好感,我内心处理地恰到好处,如同莲花出淤泥而不染,可远观但不必近玩。虽然是单方面的,傻傻的,无意识的,所以是青涩的,但对于我而言是种是暖洋洋的。对此我十分感激,因为在我苦逼的高中生涯里,能有这么一个人能让我在内心深处始终能够保持着那份的温度和柔软。

或许在我们徘徊的这个阶段,性取向是可以选择的吧。关键在于,此时出现在你身边,能够吸引你,并且给予你内心情感灌溉的那个人,他是男生,还是女生。我想,出现的我身边的这个人恰巧是男生。这颗种子不知不觉中开始萌芽生长。

高考结束,正当我打算把这段心灵日记合上的时候,我们却又相遇了。正如之前提到的,对于我们这所国家级重点中学而言,大学升学率基本上是100%,所以在毕业典礼上,有个找校友的环节,因为此时每个人都已经拿到了大学录取通知书。这是一个有意思的环节,因为学校只会张贴出来各所大学在我校录取的学生数量,但并不会公布名单。大家得自己去找。

为了离家远一点,我报考了北京的对外经贸大学。从学校统计的数据上看,有2个学生考取了这所大学,当然其中一个人就是我。考取江浙沪地区大学的同学自然比较多,所以他们更热闹些。考到北京的同学则少很多,所以我听到人群中有人在拉北京群,而不是按照学校来找。对于这种仅仅因为某个相同的标签而建立起来的联系,我向来不感冒。我始终认为,人是因为内核相互吸引才聚到一起的,而不是标签。所以我并没有打算要去找所谓的那个校友。有机缘自然会碰面。我并没有走动,而是站着跟朋友聊天。

突然有人拍了一下我的右肩,我习惯性的向右看去,发现没人。正疑惑时,又被拍了一下左肩,又往左转了过去。
”你是卡斯吧?hello,你好,我是郭小楼。“ 那个即熟悉又陌生的人突然蹦到了我面前。
”嗯。。。你好,我是卡斯。”我怔了一下,脸不自觉地刷一下子红了,是他,郭小楼。
“ 你也是在找我吧?”他一副兴奋的样子。
我虽然也兴奋,但此兴奋非彼兴奋,心里想:老子要找你干嘛。当然嘴上是另外一套说辞:“找你?”
”你也考取了对外经贸大学,是吧?我们学校总共录取了两个。”
我一想,马上明白过来,心想不会这么巧吧。难道是上帝他老人家看到我没有因为儿女私情放弃学业而被深深感动啦,所以想要补偿一下高中时期我的这段暗恋?
”是啊。哦,你就是另外的那个人?“
”没错,就是我。所以说,你不找我,你找谁啊。“ 说着,他居然伸过手来用食指抹了一下我的鼻子。
我条件反射地把头低了下来,感觉像是犯了错的孩子:”是啊,我是在找你。”
卡斯的公众号:G的日常生活

TOP

1.2.2 喜欢和撩拨的距离

暑假里,我们并没有走动。因为我家在村镇上,而他家在市区,还是有段距离的。但是我们约好了开学的时候结伴同行一起去北京。父母一直送我到火车站,母亲哭了,一个劲儿地让郭小楼和我相互照顾,并且没完没了絮絮叨叨地说了一大堆类似我怎么不懂事的话,让郭小楼多照顾照顾我。这家伙答应的倒也爽快。

上了火车,他还坏笑:“你父母可是把你托付给我了,你以后可要听话啊。”
那必定是招来我的一顿猛捶毒打,来掩饰我内心泛起的些许暖洋洋的涟漪。
”谁照顾谁还不一定呢,你们市里人那么娇气,你会洗衣服吗,你会洗鞋子呢吗?“我非常不服气的回答。
”这不有你呢吗,所以你以后要听我的话,你帮我洗,我罩着你。“
”太不要脸了,哪来的自信啊。我罩着你还差不多。“

在大学,我读的是经济学,而郭小楼读的是金融,我们属于不同的学院。一般来说,相同学院的学生都会住一起。1个宿舍住7个人,但巧的是我和郭小楼都是各自学院分配完宿舍多出来的那个零头,所以学校就把这些零头攒到了一起。于是我和郭小楼又奇迹般地住到了同一个宿舍。甭提我有多高兴了。高中的时候虽然也能每天见到小楼,但是毕竟两个人没有任何接触。现如今这个人却活生生地跟我同住一个屋檐下。每天早晨我们一起起床,一起去食堂吃早饭,然后一起在主教学楼的3层天台读英语或者听BBC,然后各自去上课。白天我们上各自的课。中饭我们会在食堂门口等对方。要是午饭前谁没有课或者上课早结束,就干脆会到对方的教室门口等。晚饭我们都会打回宿舍吃。大一的时候,大家可能还没有完全从高中三年的学习惯性中走出来,一到晚上,宿舍的人基本也是都去上晚自习,我和小楼也不列外。到了周末,我和小楼会一起骑自行车逛北京,或者去其他学校找高中同学。

”小楼,我今天实在不想上晚自习了,根本看不进去。”我坐在教室里已经将近半个小时了,也不知道为什么实在沉不下心来看书。
”你不是过几天有考试吗?你都复习好了?”
”是有考试,还有几章内容没看呢。“
”那不得了,赶快看吧,别胡思乱想了。“
”可是我就是看不进去,不想看。“
”要不咱去买个可乐,然后再回来看书?“ 郭小楼像哄孩子一样。
”可乐是要喝的,不过。。。我还是不想上自习。“
”那你想做什么?“
”嗯。。。让我想想。。。“, 其实我也不知道要干什么,突然一闪念,”要不咱一起去天安门?我还没有见过晚上的天安门广场。“
小楼看了一下手表,就合上了书:“那还愣着干嘛,还不赶紧的,咱得赶在宿舍关门之前回来。”
我确实愣住了。因为我随口这么一说,自己其实也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却被小楼就这么秒定了。就好像小时候看到卖糖果移动小铺经过我们家门口,知道家里没有钱,但是我会不抱任何希望地,半自言自语地,跟我父母说,可不可以买1毛钱的糖吃。结果我爸看都没看我,直接走到门外,叫住了糖果老板,要了1毛钱的糖果给我。这或许就是一种被宠着的感觉。
”那我们的热水壶怎么办?”每天上晚自习,我们一般都会带着热水壶,这样上完晚自习顺便打满热水带回宿舍。
”要去打水再放回宿舍的话,就太耽搁时间了。要不,别打水了,我们就带着壶去天安门,反正空壶也不重。“
一拍即合,”好,那咱走。“ 于是我们俩各自背着书包,提着一个热水壶,去了天安门。

晚上的天安门广场游客逐渐散去,夜色过滤掉了嘈杂,三三两两的人们在广场上散步,广场呈现出空旷的感觉,好像自带了个广角镜头。
”小楼,大学你最想做的事情是什么?“
”我想交个女朋友谈恋爱。“ 他的回答并不让我感到意外。
因为一到大学,大家感觉终于像是从监狱里放风出来了,再也没有什么能够阻挡内心对于性的向往。男生之间一半的话题都是围绕着女生。就连宿舍里台式机屏幕壁纸也精心挑选了一张明星美女的艳照。有个屏保游戏,就是屏幕有东西飞过,然后朝着飞过的东西打炮或者扔炸弹,落下的炮弹最终都会在壁纸美女的裸体上炸开,当炸在美女的胸部或者私处的时候,大家就会欢呼。是不是听着很低俗?但其实更低俗的是晚上熄灯之后的各种黄段子。
小楼的回答虽然正常合理,但是我就是不想听,于是我接着问道:”那除了这个呢?“
小楼反驳道:“什么叫除了这个?最想做的事情就是这个啊。”
”好好好,我知道了,交女朋友是你最想做的事情。“
他想了想,转过头来看着我,”难道你不是吗?“
我心里想,谈恋爱是想的,但不一定是交女朋友。但自己到底是应该谈男朋友还是女朋友,这件事等我到了大学就开始困扰着我的,因为到了大学,我开始有时间思考,也不得不面对这个问题。这种困扰让我对谈恋爱这件事情感到有些烦燥,一旦烦躁,我就不想面对,它的重要性就下降了。
”我也想谈恋爱,但是相比较谈恋爱,我更想多看看这个世界的精彩,因为有太多好玩的东西了。“ 我知道自己在躲避问题,因为我心里一团乱。
”哦,是啊,我也想玩。那你一定要带上我啊。“
”去你吧,你找你的女朋友去。“
”好啊,等我找到女朋友,然后你带上我和我女朋友一起玩。“
我真心觉得直人可以非常厚颜无耻:“想得美,那我算什么啊,我孤家寡人,活该当你们电灯泡啊?你要跟我玩,就仅限于你还没有找到女朋友之前;等你找到女朋友,我就不跟你玩了。”我知道我说的是气话。气话之中,却隐隐有着所有恋爱中的人都特有的排他性。我和女朋友之间,你只能选一个。两者兼得,门儿都没有。

到冬天的时候,不管晚饭吃多少,总是饿的很快,尤其是上完晚自习,感觉饥寒交迫。所以有时候我和小楼会一起到学校门口的流动小摊吃馅饼。8毛钱一个白菜猪肉馅的馅饼,我们只买一个。你一口我一口,很快就能把一个馅饼吃完。其实每人三个馅饼,我们都吃得下,但是对于穷学生来说,垫吧一口就已经很满足了。

当然有时候我们也回宿舍吃方便面。泡一包方便面,也是我和小楼每人一半。晚上10点在宿舍吃方便面是件很豪的事情。你会觉得自己是富甲一方的王。这个真的不是夸张啊,因为穷学生都没什么钱,父母只给了基本的生活费。一些额外的用度就得从生活费中挤出来。晚上当大家饥肠辘辘的时候,方便面的味道飘散开来,那一刻各位大哥都能对你卑躬屈膝,哪怕只是为了喝上一口方便面的汤。

在大学男生宿舍里,一旦大家熟悉了起来,那么相互之间打打闹闹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很多时候是相互抬杠,有时候是故意逗乐,还有时候就是瞎起哄。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流行叠罗汉。尤其是当宿舍某人引起“众怒”的时候,那么那哥们就会被抬到桌子上,然后被全宿舍的人压在身下,一个垒一个,有时候被压地感觉肠子都能从自己的嘴巴里吐出来。

”咦,我的随身听呢,怎么找不到了呢?”小楼在他床铺上一顿找。
我跟宿舍一哥们一对眼神,会心一笑。我们大概知道他的随身听在哪里。因为就在小楼回来之前,宿舍的另一个哥们拿着小楼的随身听听了一会儿英语,这我们是知道的。这哥们睡上铺,刚刚被人拉去打篮球了,走的比较急,跳下床就走了,估计忘了把随身听放回小楼的床上。
小楼找了一会儿,发现我俩毫无动静,也不搭腔,却又瞥见我俩在笑。小楼朝我走了过来:”好啊,你个卡斯,还不快交出来。“
”谁拿你随身听啦,你不要冤枉好人。我可没拿。”
”那你笑什么?“
”嘿,我还不能笑了吗?我看你着急的样子,我就觉得好笑,我才笑的啊。“
”好笑吗?看来不收拾你一下,你是不会说的了。“小楼说着就扑上来,挠我痒痒。
我试图挣脱,但是以我这瘦瘦的身形,在小楼这个体育健将面前,所有的努力都是白搭。我被死死地压在小楼的身下。而且他还挠着我的痒痒。我的上半身几乎动弹不得,痒得我只能直蹬腿。
”小楼。。。。你这个混蛋。。。“  一边我抑制不住笑,一边我接着骂。
”啊呀,你还有力气骂我。“ 小楼又一顿挠。
”郭小楼。。。我。。。我。。我真的要生气了啊。。。。“ 痒得我都说不完一整句话,痒得我想跟他绝交的心都有了,一点也不夸张。
小楼戳了一下我的胳肢窝,挑衅地说:”哟,那你倒是生个气给我看看啊。”我刚笑出来,小楼又戳了一下我的胳肢窝,”你再生个气呗!“ 你在痒痒的过程中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愤怒被他这么一戳又一戳的分分钟就给化解了,你根本生不起气来。
”郭小楼。。。你要是再挠我。。。我就诅咒你找个丑八怪女朋友。。。“ 我已经不过脑子了,想到啥恶毒的,就往小楼身上砸去。
”啊呀,看你这小嘴,能说会道的,不收拾一下你的小嘴,我看是没完了。“
我还没有反应过来他这是怎么个意思。小楼跨坐在我肚子上,用他跪着了两条腿夹住我的两个手臂。他腾出来的两只手,突然捏住了我的嘴唇,然后他俯下身一口咬住了我的嘴唇。
这突如其来的举动,让我不知所措,脑子一片空白,感觉时间也凝固了,釜底抽薪从根源上卸掉了我所有的抵抗力。
”你们俩这是在接吻吗?”一直在旁边看热闹的哥们估计也被小楼的这一举动震惊到了,“太恶心了。”
小楼这才回过神来,松开了嘴吧。我俩瞬间脸都爆红。
”小楼,你是狗吗,还真咬,太恶心了。”为了打破这尴尬,我只能表现出一副异常嫌弃的样子,侧脸朝床下装模作样地吐了两口吐沫。其实我心里竟是前所未有的高兴,这虽然只是被小楼咬住了嘴唇,但对于我而言,这可是我的初吻,假如这也能算是接吻的话。无论如何,这是件值得庆幸的事情,因为我的初吻给了我喜欢的人。
因为一阵打闹出了不少汗的缘故,小楼的脸就像刚刚被烧熔的玻璃那样泛光通红。所有加在我身上的力也都卸了下来。
我伸出一只手,指着旁观的哥们:“还有你,怎么好意思一直站在一旁看着我被欺负,也不帮我。小楼,他知道随身听在哪里,你可以去咬他。”
旁观的哥们一听怕了,马上说:”小楼,可别。。。“ 爬上另外那哥们的床,把随声听拿给了小楼。
小楼接过随声听,回到了自己的床铺上:”你看,你早说,不就不用受罪了。下回老实点。”
”嘿,是你不分青红皂白,冤枉了我。明明是你错了,还怪我?”
有时候,我真的很佩服自己的厚颜无耻,尤其是为了自己某些感性的体验。刚才我是被动的体验了初吻,但是我的初吻,我还是希望自己主动去吻对方。
我居然径直走到小楼的床边,双手扭住他的嘴唇,说了一句“另外,你刚才咬了我,我现在要咬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我直接下嘴咬住了他的嘴唇。小楼脸又刷的红了,我虽然心里小鹿乱撞,但是我并没有脸红,因为这一次是我主动的。

有时候你不得惊诧于感情的神奇。原本在高三时已经扼杀的小苗儿,只要给些阳光和雨水,竟嗖嗖地往上窜高。其实我没有想得很多或者很远,以后会是什么样子,我心中只是一种单纯的快乐。这种快乐能够掩盖你所有的困扰,也让你不去思考,所以它的成长速度之快超过了我的想象,它已经逐渐占据了我的内内外外。
卡斯的公众号:G的日常生活

TOP

  • QAF三国群英传信息联盟发布平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