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一年多了
每每傍晚回家,一楼不见光的蜗总是阴冷。
已经不会再爱,似乎再也挑不起爱的神经,可我渴望爱。
总是想他,他却投入了别人的怀抱。
很冷,于是,把空调温度调高些,也便暖和了很多。
近两年来,我总是尝试着给他打电话。电话里的声音总是要显得很平常一样,生怕他感觉我不高兴,或者生怕自己太低沉。他总是不耐烦,挂断电话的瞬间,我全身松懈,如释重负。下次电话何时响起,,,
是因为太过于牵挂,还是没有更合适的人出现,我并不知道。
可以被称作“单身男人”的同志都是心有所属,而所属已经远去的人。

TOP

  • QAF三国群英传信息联盟发布平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