形式从来都被拿来说事儿,内涵来自自我角度。一家之言,可以接受。

如同作者所说“如果没有精心裁剪的服装,光鲜健美的胴体,还有现代风格的南加州建筑”,影片的情绪氛围、摄影推移、插倒叙起承转合、表演、色彩变幻、音乐还是足够突出的,如果再把这些都要拿走,那还要拍电影干啥,这些本来就是电影的一部分,包括服装、胴体、建筑。

再说了没有了服装、胴体、建筑,TF也就没有自我标示了,这项强于绝大多数导演的触觉,理应是他的重点之一。

TOP

  • QAF三国群英传信息联盟发布平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