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手札] 前任的婚礼,你要去参加吗

本帖最后由 公孙木 于 2018-10-17 19:45 编辑

前任的婚礼,你要去参加吗?
首先吧,这个前任还要先挂个引号。问题有点儿复杂,我刚分手一个星期,自己还没有回过神来。准确地说K桑才是我的前任,而这里的主人公是杜鹉辰。很遗憾的是,即使现在我还和K桑深深得相爱,没有分开,杜鹉辰那个大傻子,大概也不能算是我的前任吧,毕竟那五年多都只是我的单恋,仅此而已,他是个直男。
2009年秋天,我第一次见到杜鹉辰是在水泥操场的大太阳下面,那时候军训解散,他和几个人走在我前面,我只看到他的侧脸,笑的很开心,露出还算整齐的牙齿,嘴唇有点儿肉肉的,眼睛眯成一条缝,眼角的纹很深,下巴上有青白的刮过胡茬的印子,像什么呢,其实第一感觉是像个老父亲。对,那是我第一次记住的这个人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就记住这个人了,他样貌并不是很出众,身高只有168,在军训的队伍里也只能站在偏后的位置,也是因为这样吧,到军训都快结束了,我才注意到他这个人的存在。
杜鹉辰这个人吧,除了身高矮点儿,真的是很难再找到啥缺点了。新世纪好男人,这个称号他绝对当的起。脾气好,烂好人,见谁都笑得像傻子,谁有事儿他都能帮一把。大学四年唯一一个能惹他发火的人大概就只有我一个人。连别人打他的主意,他都意识不到,傻里傻气,跟小说电视剧里的稀有男配角一模一样,要不是我在,他早被那些喜塔腊·尔晴、乌拉那拉·宜修、辉发娜拉·淑慎吃干抹净了。对,就是我挡掉了他大学几乎所有的缘分。说到这里怎么突然觉得自己才是那个可恶的坏人,哈哈哈。
我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杜鹉辰的呢,记不清了,从时间推算起来。我大一下学期的是才能放下罗先生,大二下学期的时候大家都知道我喜欢杜鹉辰了,大概就是大一下学期到大二下学期这段时间吧,2000年的秋天。算一下是八年前的事情了。
10月7号,我和前任和平分手。8号那天告诉你的时候,你还收了我13.14的红包。那时候还跟你说,只要你要,只要我有,我就一定给你。你还是傻笑,然后呢?10月13号周六,你说你第一个告诉我的,你要结婚了。不得不说真是一个大惊喜,周一的时候,我还在跟你说,我要等你从日本毕业回来,结果就等到你的结婚喜讯。男人,真的是没有一个好东西,包括我在内,哈哈。
谢谢你,第一个把这个好消息告诉我,是真的很感谢你。在我爱着你的五年多里,我常挂在嘴边的我要等你到三十岁,如果那时候你还不接受我,那我就放弃。哈哈,不好意思,我25岁的时候遇见了我的前任。没有能够信守承诺,一直等着你。偷偷告诉你,其实在我和前任在一起的前几个月里,我也没能那么轻易把你放下,那时候接到你出去读博士的消息的时候你已经到了日本,对于你的不告而别,我很生气。那时候K桑问我,要是你回来找我,我会不会和你在一起。说实话,那时候答案我想都不用想,就可以违心的告诉他“当然不会,因为你是过去式。”不过哪有这么简单放得下一个深深爱了快六年的人啊。我每一次和你生气的时候都说自己放下了,这样说了三四年也还是放不下,不是吗? 不过现在我可以一本正经的告诉K桑,你已经是过去式了。我和K桑在一起的以后就真的慢慢的把你放下了。别人说治愈一段感情的最快办法,就是开始另一段,大概就是这个样子吧。

2018年10月28号。不知道你有没有看到过我的身份证,上面的日期写的就是1990年10月28号。谢谢你送我的28岁生日排队,那一天我一定会出现在你的婚礼现场,就像2015年5月2号,我去参加罗先生的婚礼一样。我要亲自看着我爱过的那些人,走进幸福的模样,没有我的爱,你们一样过得很幸福。
像是写完每一段话的时候需要一个结尾的句号,“前任”的婚礼你要去参加吗?要,我一定会去,亲自给自己的那一段青春画上一个句号,看着你们走进幸福的婚姻。

我也想去,可是我的前任好像没有结婚的。

TOP

真心的祝福就OK

TOP

  • QAF三国群英传信息联盟发布平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