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eer As Folk中文站 | 同志亦凡人中文站 | QAF中文站

sherrysi 发表于 2008-8-30 12:56

【翻译】The Night You Were Born by Valerie【中篇:080902完结】

[i=s] 本帖最后由 cora 于 2010-8-10 15:16 编辑 [/i]

[color=DarkOrange]本文为Valerie大人的又一作品,短至中篇。
更新时间未定,全凭心情。[/color]
--------------------------------------
That would be fine. I would be honored! Wherever you post them, please link back to [url]www.valerielewis.net.[/url] I'm glad you liked them and thank you for reading them!

Valerie
--------------------------------------
原文地址:[url]http://www.valerielewis.net/bj/born.html[/url]
--------------------------------------


[b][size=4][color=DarkOrange]The Night You Were Born[/color][/size][/b]

[color=Orange]QAF US Post -S3 B/J[/color]

[size=3]在Stockwell竞选失败三周之后,收到第一份过得去的工作邀请一个月之前,并且已经连续两天喝到醉得不醒人事时,Brian得了肠胃感冒。

急性肠胃炎发作的前一晚,Justin下班回家发现他正盘腿坐在厨房的台子上,身上只穿着一条牛仔裤,怀里抱着一瓶快喝光了的苏格兰威士忌,嘴里还唱着一首非传统版的字母歌。

[i]“A, B, C, D, E, F, G,”[/i]Brian轻柔地哼唱,好像在哄那个酒瓶睡觉似的[i]。“我-们-都-爱-小-弟-弟。假装只是好朋友,其实都是女拉拉。A, B, C, D, E, F, G…” *[/i]

“Brian?”

他抬起头,坦诚地对自己并不是独自一人而表示惊讶。他的眼睛似乎花了一段时间才对上焦。他裂开嘴微笑,轻拍着酒瓶,把它放置在身边。“Justin……你知不知道……”他似乎被楼外呼啸而过的警笛声,或者是窗户反射的光线,又或者是想象中那个苏威婴儿的哭声,给分散了一会儿注意力。“……你是我的英雄,”他说完。“你是我想要成为的一切。”他的微笑迅速地消逝了,眼神转为威胁。“给我一支烟。”

“这是我所见过的最烦人的事了。”

“给我一支该死的烟,”Brian重复道,向前倾着,身体处于快摔下台面的危险中。

Justin伸出一支手去稳住他,顶着他的胸口直到他向后靠到了橱柜上。“我认为我应该叫些人来,”他说。但是,在缺乏Michael的情况下,没有别的人能够处理这样的事。而且Michael的缺乏,和工作的缺乏,金钱的缺乏,还有家私的缺乏凑到一起,大概就是会发生这种恐怖事件的真正原因了。

昨天情况还没有这么糟糕的。Brian在早餐时又犯了宿醉的毛病,而Justin正赶着上班,Justin想着反正他只会醉倒,出门,鬼混,然后变好而已。但当他晚上八点回到家时,Brian倒在了床上。一个人。这应该就是第一个警示了。

以他现在应该无法达到的速度,Brian推开了Justin的手,夺回了他的苏威,把它抱在自己的胸前,两只胳膊环着。“给我一支见鬼了他妈该死的香烟,”他说,声音冷静得阴森。“不然我就干掉这个孩子。”

“Well,我们不会想那样做的,”Justin说,将手伸进口袋里。“毕竟,那个孩子就和你一模一样。光滑,坚硬,超过百分之四十的体积都是酒精。”他往嘴里放了两支烟,点燃,然后递了一支过去。

Brian给了他一个[i]你-真-蠢[/i]的眼神,就是经常在Justin谈论卡通或者用了“关系”这个词的时出现的那个眼神。“这不是我的孩子,”他厉声地说。

“没错,”Justin缓缓地说。“那是一瓶苏格兰威士忌。”

Brian深深地吸了一口烟,把瓶子递给Justin。“这是你的孩子。”

Justin接过酒瓶啜了一口。如果他必须得和醉醺醺的Brian打交道的话,他最好先把自己也给灌醉。

“我只是给它捐献了精子而已,”Brian平板地说。

“噢上帝啊!”Justin冲到水槽边,将还没来得及吞下的一小部分酒给吐了出来。“天啊,Brian!”给一个男人吹箫是一件事,但让那个男人射到一个酒瓶里再递给你可就差太远了。

Brian咯咯地笑着躺下了身,在台面上展开身体。他翘起头以便能看着Justin把酒瓶都清空到下水道里。

“你杀了那个孩子,”Brian说着把烟灰弹到了地板上。“我花了一下午才让它怀上的,你知道。”

“你就不能去泡泡俱乐部吗?”Justin问。“把精子捐献在公共澡堂或者什么地方去。”

“在Babylon跳舞,十美元,”Brian说。“在Woody’s喝酒,五美元。”他的手往下伸去断然地抓住了Justin的屁股。“十九岁的dick,无价之宝。”

Justin从那具平躺着的身躯上方的橱柜里拿出了两个杯子,倒满了自来水。“噢,停下,Brian,”他讽刺地说。“你那衷心的爱情宣言简直是让我神魂颠倒啊。给我坐起来。”

“再没有钱,”Brian说,无视了那个要求。“再没有烟,再没有酒。”

Justin俯下身迅捷地吻他一下,思考着下一个目标,在坐起身之后,应该让他去刷刷牙。“没错,但你永远都会是这么漂亮。”

Brian向上握住了Justin脸旁的一撮发丝。“你很漂亮。”

“我知道。还有,噢。”他弯下腰试图把Brian的手指从他头发上掰开,可他握得很紧。

Brian对他微笑。“我能抽支烟吗?”

Justin比划着Brian的另一只手,那里正夹着一支和桌面接近得危险的香烟。

“噢,对,”Brian说。他又微笑。“你很漂亮。我能喝上一杯吗?”

Justin使劲将Brian的手从他头上拉开,过程中失去了几撮头发,然后递出一杯水。

Brian把自己拉起身,因为由此引起的头痛而畏缩着,然后接过了那个杯子。他一口饮尽,然后皱起眉头。“这是水,”他控诉地说。“你为什么这么恨我?”

Justin啜了一口他自己的水,把他自己和Brian的烟头扔进去,然后抓住Brian的手腕。“睡觉时间到了。”

Brian反抗着,抽回他的手,并把Justin带得更近。他怀疑地低头看着他,好像在担心跟着Justin只会得到更多不含酒精的饮品。

Justin的手放在Brian的腹部上并将手指伸进了他裤子的前方。“你可以多捐献点精子。”

Brian考虑了这个提议。“好吧。”他滑下台面,并且依靠着更多的摇摆和抓头发站直了身体。“但是我不要再造孩子了。他们太麻烦。总是在一起哭闹和……叮叮当当的。”

Justin把Brian的左手从他头上移开,改而放到自己肩上。“我会试着别受孕的。”

“很好,”Brian说,两人互相拖曳到房间里。“你的孩子真他妈丑死了。”


第二天早上,Justin被呻吟声吵醒了。他的第一个想法就是Brian真的不应该在这么早的时候,在他们的浴室里,干着另个男的。但记起前一晚发生的事情之后,他意识到那是呕吐的声音。

Brian正赤裸地坐在马桶旁,脸色通红,他的头向后靠在墙上。当听见Justin进来的声音后,他半睁开眼。“昨晚他妈的发生什么了?”

Justin差点没忍住诱惑想说Brian决定他们要一起抚养一个孩子,但他看起来太筋疲力尽了,这对他实在太残酷了些。“你射到了一瓶苏格兰威士忌里。”

Brian闭上双眼。“噢。”

“你该喝点水,”Justin说。

Brian点头示意放在他身边地板上的一个空塑料杯。“我喝过了,”和说。“而后劲就这么涌回来了。”他揉揉脸。“说真的,我过去的半个小时内一直在呕着那该死的水。”

Justin跪到他身旁,将手探上Brian的前额。“你在发烫。我猜你真的是病了。”

“噢,你猜?”Brian翻了个白眼。“现在我知道为什么那些常青藤大学都争着要你了。”

“有本事咬我啊。”

“过会,等我不传染的时候。”

Justin坐到他身边,开始揉搓着他的肩膀。“这只是肠胃感冒而已。这段时间到处都是。这周Diner里都病了好几人了。一两天内你就会好的。”

“这是[b]非典[/b],”Brian回答。“我在一两天内就会死的。”

“如果这是非典的话,你会有喉咙痛。”

“我的确有喉咙痛。”

“那只是因为你呕得太多了。”

Brian再次闭上了眼。“好吧。等我死的时候你就会觉得抱歉了。你会去出席葬礼,趴在棺材上,哭喊着,‘[i]噢,Brian!你拥有最大的dick!’[/i]”

Justin用胳膊环上Brian的肩膀,试图将他往前推。“来吧;你应该回到床上去。”

“不行。在十秒钟之内我又会要呕的。”

“我们可以把垃圾桶拿过来,”Justin解释。“这样至少你能睡上一会。”

Brian允许自己被带回房间里,倒在了床上。Justin将被子盖上他,但Brian试图将它推开。

“你必须得盖上,”Justin解释。“如果你受凉了,你会得上细菌性呼吸道感染,然后可能会转成肺炎。在我小的时候,我的祖母就染上了那个。她得了那个感冒,然后当她开始好转的时候,她又突然开始咳起这种黄色的东西,而那个医生说——”

“噢我的上帝啊,”Brian呻吟。“你是地球上最不适合待在病人身边的人了。”他把被子拉上脑袋。“滚开。去外面什么地方混混,让我平静地死去吧。”

“事实上,我是得出门。你需要扑热息痛*来降下热度,而你的药柜里唯一的东西就是情欲香剂。你还该吃些金刚乙胺*。那是处方药,不过我想我妈家里应该还有些,因为我十六的时候——”

Brian把被子从脸上拎起,以便能够大声嚷嚷,“他妈的滚出去!”然后又一次消失在它之下。

Justin俯过身吻了吻他的头顶。“我会在一个小时内回来。”


他决定除了药店以外还去一次杂货店,因为等Brian一开始好转之后他会需要一些真正的食物,而最近冰箱里只有剩下的外卖。他们也没有瓶装水了,那对他的胃来说大概会比自来水好些。

因为时间还早,杂货店里的人并不太多,所以Justin能够迅速地找齐他所需要的一切。当他站在准备买单的队伍里,思考着他到底是不是真的需要巧克力时,他注意到了身前的女人。

时不时Justin总会在街上看到一些他熟悉的面孔。他很确定自己认识他们,但就是对不上号。而在他想清楚之前也不能打招呼,因为在哪里相识会决定他们之间的关系。万一Justin和某人攀谈了起来,而到后来发现他是[i]Brian曾经的一个鬼混对象呢[/i]?万一Justin给了某人一个调戏的笑容,而到后来发现他是[i]自己高中时数学课上的同桌呢[/i]?

她是个年龄稍大的女人,嘴唇坚定地抿成一条线,身上的大衣对这个季节来说也太厚了。Justin看着她给种类不多的蔬菜付钱。难道她是邮局的一个工作人员?一个他在校园里见过但没上过课的PIFA教授?

她站在收银台的末端,把钱包放入手提包里,就在这时他想起来了。

“Mrs. Kinney?”

当她抬起视线时,他马上后悔叫了她的名字。她并没有认出他来,而Justin也想不出一个有礼貌的方法来解释他们认识的经过。最开始时他差点告诉她说,他们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算有亲戚关系,但她目光中的冷酷阻止了这个想法。

“我是Brian的……朋友,”他说,而这句话勾起了一段羞愧的回忆。他想起了去年有一天当他接起Ethan家的电话时,对方是Ethan的父亲。那个男人说,“你肯定是Ethan那特殊的朋友了。”然后Justin回答,“不,我是他正在干的那个人。”

“喔?”她冷冷地说。她不记得,或者更可能,她不想记起来他们曾经见过的事。

Justin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些什么,但他不想她离开。为了某些理由,与她谈话对他似乎很重要。他想要一次过倾诉出来:不要讨厌Brian,他是个好人,还有我不是他的朋友,我爱他,你也必须得爱他,因为看在fuck的份上你是他母亲,而且你不能停止当某人的母亲就因为你不赞成他的性倾向。

但既然他不想让她尖叫着跑掉,他说,“你好吗?”

“我很好,”她说,声音平板。“你呢?”

“不错,”他回答。他向收银员示意放在面前的那一小袋杂货。“Brian得了感冒。”

她点头。“他病起来的时候很难对付。”

“他说那是非典。”

她的嘴唇有一丝微笑的倾向。“原先是小儿麻痹症。”

“19块25分,”收银员说。

Justin不敢将目光从她身上移开,害怕她会消失。“别——别走,”他说着从口袋里抽出钱包。“说不定我能……请你喝杯咖啡?”

“我得回家了,”她说。

“那我可以陪你走回去,”他迅速地提议。

“我开车。”

他递给收银员一张二十块的钞票,甚至懒得等对方找回零钱。Mrs. Kinney的袋子还放在台面上,他一把抓过。“我可以陪你走到车上。我帮你提袋子。”

他们沉默地走出杂货店,Justin变得很紧张。现在他只有几秒钟了,而她正在快速地走进停车场,领先他几步。

“我知道你不赞同,”他突然说,她停下了脚步。

“我知道你不喜欢他做的事,”Justin继续,虽然他正对着她的背部说话。“还有你大概不想看到他或者什么的,但……说不定如果我和你谈谈他,你会觉得好像有见过他一样,那至少比什么都没有强些,不是吗?”

她转过身,回了他一个冷淡的注视。然后她看向对街,而他顺着她的视线看到一间干洗店,音像店还有一间酒吧。

“你可以请我喝一杯,”她说。


他们坐在那间酒吧里一张小小的桌子旁,因为还不到中午,连客人都没有几个。她啜着一杯苏格兰威士忌而Justin喝着啤酒,他差点笑着告诉她昨晚Brian和苏格兰威士忌的故事,但意识到那简直不是一点点的不合时宜。

他觉得自己需要为Brian辩护。他母亲肯定以为他和她丈夫一个模样,除了四处鬼混的对象是男人而不是女人,而这让他的罪孽又深了一重。

“他对我真的很好,”Justin脱口而出。

“是嘛,”她缺乏兴趣地说。

“他最近做了些非常让人吃惊的事,”他继续道。“有这么一个男人,管理……”他突然想到Mrs. Kinney很可能是个骄傲的共和党人,而给她解释Brian是怎么把她支持的候选人整下台,绝对不是现在的最佳举动。

“我是指,”Justin继续说。“他是个很棒的朋友。我们的朋友之中有一个人拥有一个网站,当他被捕时——”不,她肯定不会为Brian把一个色情片贩子从牢狱之灾中拯救出来而赞同他的。Wow。这么多事可以根据人不同的观点而改变,这实在是太奇怪了。

她扬起眉毛,沉默地询问他,Justin紧张地笑了。他必须想出一个故事,快点。一些就算是传统的直人也赞同的事。一些能够正中下怀的东西。一些无可置疑的真实……

当他想到时,微笑褪去了。

“当我受伤时,”他说。“Brian照顾了我。他不必要这么做,而事实上,也没人指望他这么做。但他……他保证了我没事。”

Mrs. Kinney自从他们坐下后,第一次放下了她的杯子。“你是怎么受伤的?”

Justin不确定该如何回答。他从来被问过这个问题。每个人都知道。[i]他们怎么能不知道呢?[/i]事情刚发生的时候消息铺天盖地的都是,因为媒体在他出院的时候报道过之后,在审判时又报道了一回。在那之后,Daphne给他看了她收藏的一期[i]Pittsburgh Out[/i],整篇专题报道都是关于他的。然后,当他在Gay and Lesbian Center搅了Stockwell的局时,文章里提到了他的名字,然后整个故事又从被概述了一遍。即使事情已经过去了一年有多,人们仍然记得,清楚得让他发狂。每次当他和Emmett在Woody’s喝酒,或者和Brian在Babylon跳舞时,总有人会没大脑地说,“嘿,你不就那个孩子么?”然后他会变得异常愤怒,防备,吼着,“没错,我就[i]那个孩子[/i],他妈的又怎么样?”他熬过它,忘记过,回忆过,重新体验过,梦到过,写过一本该死的漫画,阐述过该死的政治观点,然后还说,“对,那就是我,谢谢,我很好”直到他恶心的想要作呕,永远也不想再提一次。

但他从来没有[i]告诉[/i]过任何人。

现在她的酒喝完了,他的时间到了,而这就是他最后的底线了。

“当我还在高中时,”他开始说。“有一个男的,他针对我。你知道的,因为我是同性恋。”

~~~~~~~~~~~~~~~~~~

当回到Brian那的时候,他已经想好了一个天衣无缝的谎言。他去了杂货店,然后撞上了Vic,Vic说要给Justin一份独家食谱来做能帮Brian清理肠胃的鸡汤。所以他去了Vic家,而Debbie也在那,[i]你知道Debbie是怎样一直讲话连气都不用喘的[/i]。所以Justin陪她坐了一会,之后Vic决定趁Justin那里的时候直接把汤做好。[i]你知道Vic的食谱有多复杂又耗时的[/i]。再然后Justin去了他母亲家,看看她有没有留下一些他当初得感冒时剩下的旧处方药。她没有,但当他在那的时候Molly尖叫着从屋外跑进来,说她找到了一只受伤的小鸟。她太伤心了,以至于Justin和他妈妈必须得拯救那只躺在地上抽搐着的小鸟,用滴管给它喂了半小时的水直到它终于死去。在那之后,为了让Molly好过些,他们在后院举行了一场葬礼。最后Justin还得再回去一次杂货店,因为他忘了买扑热息痛。这就是为什么他耽搁了这么久的原因。

但事实上,Justin甚至不需要想出这么个伟大的、令人信服的故事。当他到家的时候,Brian已经晕了过去,甚至在Justin将被他踢到地上的被子从新盖回他身上时也毫无转醒的迹象。

他想应该让Brian尽可能地睡过这一场病比较好,所以他自己在厨房里忙碌着加热他在路上买好的半成品鸡汤,作为他用来掩饰花了三个小时与Brian的妈妈喝酒醉的完美故事的一部分。

当她准备离开的时候,他站在她车旁看着她坐进去,不知道怎样才是和一位与儿子疏远的母亲道别的正确方法,当自己还是那儿子的同性恋[i]非[/i]男友时。

“很高兴与你谈话,Justin,”她说,目光直视前方。“虽然我们在很多事上有不同的看法。”

他点头。“我还是认为拉菲尔前派*全是垃圾。”

“但沃特豪斯*仍旧是我最喜欢的艺术家。”她转过头对他露出了一个克制的微笑。“还有注意你的语言,年轻人。”

Justin笑出了声,但他的乐趣很快就被她车上的引擎声给打断了。“嘿,说不定……”

说不定,Justin想对她说,你偶尔可以过来吃顿晚饭。或者,既然我们现在缺乏一张餐桌,我们可以带你一起出去吃。我和你还有Brian。我们可以去Liberty Diner,你就能看到我工作的地方和我挂在那里的画。你可以见见Debbie,加入PFLAG,并和她还有我妈妈一起出去。然后当他们在春天搞烧烤会时,我们可以一起去。

他记起来自己第一次听说那个起诉Brian的性骚扰指控的时候。他争论着说在判决之前他们都不能够让别人停职。Brian给了他一个蔑视的眼神,说,“你只住在自己的神奇快乐岛上,对吗?”

所以他改为说,“说不定你偶尔可以给他打个电话。说不定他不会挂掉。”

她只是稍稍地点了点头,然后开车走了。


塑料包装里的汤还在微波炉里加热着,他听到一声低沉的“Fuck”,然后是作呕的声音。Brian醒了。

他半个身子探在床外,虚弱地干呕着。他看起来并不像是睡了很久的样子:眼圈发黑,眼袋浮肿,脸色苍白。

“你感觉怎么样?”Justin问。

Brian抬眼看着他。“我都快脱水死在垃圾桶里了,白痴。”

Justin开玩笑地推了推Brian的脚,走近床边。“别叫我白痴。”

“我都快脱水死在垃圾桶里了,天才,”Brian讥讽地说。

“这个好些。”

Justin贴着Brian钻进了被窝,Brian用胳膊挡住眼睛,深呼吸了几口气。“你怎么去了这么久?”

对了。那个伟大的藉口。“Yeah,在去商店的路上,发生了很多意料之外的事。”

“而且我敢保证,你辛苦得完全遗忘了我的西尼罗病毒*,”Brian说。

Justin将手伸向Brian微烫的前额,往后捋了捋他的碎发。“你会没事的。”

Brian把脸上的手臂移开,注视着天花板。“这个世界还真懂得在我陷在低谷的时候来落井下石,嗯?”

“如果你一直这么自卑自怜下去的话,我会把你的悲泣全都录下来,然后展示给世界上的每一个人看你有多么戏剧女王,”Justin说。

Brian试图对他怒目相视,但实在累得连一个面部表情也难以完成。“我才没有自卑自怜。我会没事的。”他深呼吸一口气,闭上双眼。“因为我是Brian Kinney。当全世界想要整垮Brian Kinney时,我会将整个世界压倒在一个公共马桶上干它个死去活来。”

Justin微笑,往上瞪了天花板几分钟,享受着宁静的气氛。他身边Brian的呼吸沉重而平稳,午后的暖阳从闭合的百叶窗的缝隙中溜进来,落在两人静止的身躯上。

“那是个很不错的隐喻,”Justin终于开了口。“在你得了非典死去之后,我会把它刻在你的墓碑上的。”

他朝他看去想要得到回应,但Brian已经睡着了。虽然脸色苍白,身体仍旧在发热,但他并不比在俱乐部里混了一晚之后昏死过去的样子要糟。

现在再去热汤也没什么意义了,反正Justin接下来也没地方要去,所以他移近Brian拉过被子盖在他们的身上。

既然他没有累到能马上入睡,Justin索性闭上了眼睛让思绪在脑子里随意飘荡。他想到了这一周接下来的工作安排,猜测着如果他周四晚上准时下班的话,还有没有精力陪Daphne的朋友一起出去玩。他想到了他给Rage画的草图,还有他当时嘲笑Michael说文字稿永远跟不上图稿,说不定还开了几个关于年龄的笑话。

他想到无法理解他们的妈妈们,不管她们承诺了多少,或者表现了多少。他想到他们的顾客,那些遗憾的目光、同性恋大游行T恤和拥抱都没有本应该的那样令人鼓舞。他想到有着热腾腾的食物和宽敞的房间的地方,那些本该是家但却总是来去匆匆,曾经停留的时间已经长到他记不清楚的地方。

他想到那些已经去世的,再也见不到自己儿子或孙子的男人。曾经有过一段他用假装理解来维持和平的时期,但那已经过去了。有过那么一股被遮掩到隐秘、极其容易被人忽视的渴望,声称已经被治愈了,就像你发线内的一道疤痕。你再也找不到它了,即使是你刚刚洗完澡,站在镜子前将头发梳到脑后,一撮一撮地去翻也没用。它消失了,但你知道在表面之下,永远会有那么一小块骨头不见了,取而代之那里有一条伤痕,一个洞口。你心里知道,在大脑的前端,有一个别人看不见的动脉瘤正在茁壮成长,威胁着要毁掉你,即使他们已经打开过了你的脑子,洗得干干净净,并声称你已经被治愈了。

Justin翻过身,面对着Brian的侧脸,将自己包裹在温暖里。

“你出生的那个夜晚,”他轻轻说道。“你父亲冲进了房间,他对你小小的存在是多么地震惊,以至于你母亲差点笑出了声。当他抱着你的时候,脸上全是崇拜,好像见到了上帝一般,于是你母亲知道你永远都会被爱着。”

Justin将被子拉上他的肩膀,睡着了。

[b][color=Red]--------------------------------------------------------------------------------------------------------[/color][/b]
~~~~~~~~~~~~~~~~~~

Brian迷惑地醒过来。外面的天色已经黑了,他记不清今天到底是星期几,耳边有一阵吵闹的嗡嗡声,而Justin的头发挡在了他眼前。

“见鬼他妈该死的头发,”他咕哝着,刷过自己的脸。他从床上坐起来,寻找着噪音的来源,发现是电话在作怪,它响着可恶的铃声,在房间另一头的地板上闪着蓝光。

“见鬼他妈该死的电话。”他揉着眼睛站起身来,意识到自己简直饿得前胸贴后背。还满身是汗。而且还需要一次淋浴和KJ。至少他不再感觉恶心了。但他大概得用上几次淋浴和KJ才能恢复原先的自然状态。

拎过电话,他简略地回应,“什么?”

“Brian?”

他立刻辨认出了那把声音。“母亲,”他的声音带着嘲讽的热情。“真好你打电话过来了。是不是又到了一年一度的[i]上帝憎恶同性恋[/i]的马拉松式传教?因为我已经捐过钱了。”

“Brian,如果我能……”她声音渐渐变弱,安静了一阵子。

“什么?”他尖锐地问。“你是不是说尽你的刻薄话了?你想迟些等你用处女鲜血使自己恢复了青春之后再打过来吗?”

“Brian……”她的声音很低,不顺畅的呼吸听起来几乎就像啜泣一般。

“妈,”他说。“妈,到底怎么了?”

“亲爱的……”

Brian皱起了眉头,他的饥饿和欲望都被遗忘了。这不是他所期待的。这听起来像是他很久没有与之交谈过的一个女人。他的唇再一次做出了“妈”的嘴形,但没有声音。

在电话线的另一端,她深吸了一口气。“[i]Justin在吗?”[/i]

Brian把电话举离耳边,瞪了它一会。“……见鬼?”他咕哝道。他能听到她又问了一次,这回声音稍微大了一些。

Brian走回床边,Justin还埋在被子下面,他将电话往他头部的方向抛了过去,它降落时发出了不太愉悦的砰一声。Justin小声地抱怨着,从他小小的茧里伸出手来接电话。

Brian爬到他身上,扒开他的被子盖到自己头上。就在快要睡过去的时候,他听到Justin坐起身说,“你好?”



[color=DarkOrange][b]TBC.

小S:没有骗人喔,真的完结了。[/b][/color]
[/size]

============
* 此为非传统Brian版字母歌的原文(小S才思枯竭了……)
“A B C D E F G. Ho-mo-sex-u-al-ity. We pretend that we’re just friends. But really we are lesbians. A B C D E F G - ”

*扑热息痛(Acetaminophen)一种使用广泛的止痛药,主成份是Tylenol。如果在专业医药人士的监督下,以正确的方式,服用适量剂量的Acetaminophen,不但可以止痛还很安全。但服用过多可导致副作用,包括血小板减少,颗粒球减少,间有发绀症状,过敏症,恶心,呕吐,食欲不振,甚至是肝,肾,心肌坏死。

*金刚乙胺(Rimantadine):(MS没有其他中译名了)其为广谱具有笼形结构之胺类抗病毒药,口服吸收良好。一般用于病毒感染性疾病的早期防治,主要对甲型流感病毒有作用,也用于疱疹病毒感染和震颤麻醉。

*Pre-Raphaelite(Brotherhood):拉斐尔前派,又常译为前拉斐尔派,是1848年在英国兴起的美术改革运动。

*John William Waterhouse:约翰•威廉姆•沃特豪斯,英国新古典主义画家。

*西尼罗病毒(West Nile Virus):该病毒属于黄病毒科黄热病毒属,与乙型脑炎,圣路易脑炎,黄热病,登革热,日本脑炎,丙型肝炎等病毒同属。会引起西尼罗病毒病,有传染性,人兽共患,引起致命的脑炎等。

[[i] 本帖最后由 sherrysi 于 2008-10-7 12:21 编辑 [/i]]

QAFFANS818 发表于 2008-8-30 13:51

SF。
醉酒的Brian很可爱啊。让酒瓶受孕,太搞笑了。
这还只有B能做得出来啊。:s12

hpl 发表于 2008-8-30 15:11

太好了,小S又翻新文了...

Brian真是醉得一蹋糊涂,让Jusitn喝他的小孩,果然新鲜蛋白质和加了酒精的差很多
Justin 有点小唠叨,很可爱,老对着生病的Brian说以前的事...:s31

darknew 发表于 2008-8-30 15:21

小J唠唠叨叨好像犹太妈妈。。。

sherrysi 发表于 2008-8-30 15:23

回复 3# 的帖子

所以说凡事都有保质期的说……

回复 4# 的帖子

汗…… 妈妈不管是哪里的都啰嗦吧= =|||……不一定非是犹太啊……

aslanchl 发表于 2008-8-30 16:49

:s11
Brian seems like a drama queen

sherrysi 发表于 2008-8-30 18:46

回复 6# 的帖子

Well, everybody has the potential to be a drama queen sometimes, including GOD OF GAY Brian.
Don't you think?
:s31
Thanks for reviewing. Hope you enjoyed.

hiromix 发表于 2008-8-30 22:16

Brian版英语歌太太太太太可爱了~
想到S101里面  神志不清的样子可爱到暴

LZ加油更
很好看噢~

kangni 发表于 2008-8-30 22:22

这里才更新到这啊,不同步哦,我算是赚到了,谢谢小S。
会不会以后在这里发文的就越来越少了呢,有点凄凉,实在不太希望这里荒废掉啊。

[[i] 本帖最后由 kangni 于 2008-8-30 22:27 编辑 [/i]]

sherrysi 发表于 2008-8-30 22:40

回复 9# 的帖子

我在第一句就标了喔
这一篇的确是在那边首更。
因为很随意,想更就更,就懒得两边同时来了,等凑到一定数量才放这里……

以后很难说,看心情,可能同步更,可能前后更……

sherrysi 发表于 2008-8-31 07:09

31 Aug 2008
更新:2/4

本文走向变了……

hpl 发表于 2008-8-31 08:26

Justin為了Brian願意跟Mrs. Kinney談話,也真難為他了.
這裡的Mrs. Kinney似乎多了一點人性,至少願意坐下來談談...

mik 发表于 2008-8-31 08:42

小S的又一篇新文,好啊。

QAFFANS818 发表于 2008-8-31 18:55

这里的J嘴有点笨啊,不太像平时的J.
感觉上B妈也不像是能听人跟他讲话的人。:s36

kyokoivy 发表于 2008-8-31 20:40

很不错哦,居然想到写Brian的妈妈了。

vermouthxin 发表于 2008-9-1 13:14

这里的Justin太像Micheal了。。。

sherrysi 发表于 2008-9-1 20:03

01 Sep 2008
更新:3/4

此文给我打击有些大。
总之还剩下最后一点明日完结。

hpl 发表于 2008-9-1 20:53

Justin花了心思去跟Brian的母親溝通,又花了心思去想掩示的謊言...
一個人肯為了自己去做不喜歡的事,就表示他是真的愛你.

darknew 发表于 2008-9-1 22:12

偶是很喜欢这文的
偶发现小S翻的文都很对偶的胃口
支持小S!!!:s12

sherrysi 发表于 2008-9-2 10:43

引用小凹大人的话:

今日文眼为:动脉瘤

QAFFANS818 发表于 2008-9-2 11:46

怎么小J回来也没给B吃药啊,忘了?还是不用。:s36
偶也很喜欢B第一次在病房里抱着Gus时的表情,可爱的无法形容。:s03

totoo 发表于 2008-9-2 13:03

就是对JUSTIN出去超市时碰上B妈妈并沟通这段不感兴趣,可能是因为剧里对B妈妈的印象太差了的缘故吧,觉得有点浪费时间,虽然可以知道JUSTIN善良的心,但觉得那一时是有点作用的,但深受宗教影响的人,一次谈话能改变的了什么呢?对JUS的这种美好:s幻想不报希望的。:s16

jiminstates 发表于 2008-9-2 16:13

看得我心痛,这个作者有沉重的阅历,我非常欣赏这篇! 特别是小 J  变着主题想向混帐母亲介绍她儿子的好那部分, 看着就心酸,无奈! 真他吗的深刻

jiminstates 发表于 2008-9-2 16:30

天知道小 J 确实是去寻找治疗 BRIAN 的办法去了,BRIAN 什么爱都不要,但他毫不否认他也需要母爱。下一部分还有提到他母亲吗? 她会来看看儿子吗? 等待小 S 到天明。

sherrysi 发表于 2008-9-2 17:26

02 Sep 2008
更新:4/4 完结

P.S. Jim哥,我来更新咯。不用等到天明的,小S很厚道,汗。

darknew 发表于 2008-9-2 18:11

看来 如果B大和小J真结婚了

B大的妈妈和小J

这“婆媳”俩会相处的很好的哦~~~~

hary 发表于 2008-9-2 18:22

先顶一下再看

hpl 发表于 2008-9-2 19:39

這文結束在這裡,不同於一般的故事結局,重點在過程...
Justin對Brian的一切都是很再乎的,希望他能快樂,享有失去很久的母愛.:s40

jiminstates 发表于 2008-9-3 09:59

B RIAN果然等来了老妈的消息!! 我高兴啊! 搂着小S 跳舞 ! 小S 别生气,JIM 哥不是轻薄你,我就知道作者有这个意思,感谢你挑了篇好文!小 S 是不是学医的? 那些注释看得我一愣一愣! 佩服小姑娘!你翻译的文笔也越来越老辣了。

sherrysi 发表于 2008-9-3 14:30

谢谢谢谢,喜欢就好。

小S不是学医的,虽然原先生物是强项……
东西都来自google,wiki,百度…… 只是被我整合了一下而已。

QAFFANS818 发表于 2008-9-4 15:58

真的完结了吗:s36
偶还想看呢,期待小s新文。辛苦了。:s47 :s03

3110 发表于 2008-9-6 00:29

小J 真的是很爱大B的,为了他什么事情都是愿意做的!

小梨蔡蔡子 发表于 2008-9-7 20:13

完啦?

yuansijing 发表于 2008-10-6 20:45

“我会试着别受孕的”
哈哈
笑死了

maggic98960016 发表于 2008-11-7 23:30

完了嗎?!很想知道後續~~

末陌 发表于 2008-11-13 09:50

这个J还是那个J吗?  怎么感觉像m 啊..

zero 发表于 2008-11-14 18:52

大B没了小J果然不行 JUSTIN连他最难搞的老妈都可以搞定 强啊

haitun1212 发表于 2008-12-15 04:35

没有明白啊,再去复习一次~~~~

defame 发表于 2009-8-4 07:55

我喜欢她写的BRIAN

水晶晶 发表于 2009-8-4 09:57

开始那一段,Brian真的是太可爱了

haku 发表于 2009-8-4 19:26

很有意思的文!

透过JUSTIN的心理活动,BRIAN的胡搅蛮缠,能看到许多作者思想上的闪光点……文章的切入点也很新鲜

感谢翻译~

julie_hsu 发表于 2009-8-10 21:12

[quote]“你感觉怎么样?”Justin问。

Brian抬眼看着他。“我都快脱水死在垃圾桶里了,白痴。”

Justin开玩笑地推了推Brian的脚,走近床边。“别叫我白痴。”

“我都快脱水死在垃圾桶里了,天才,”Brian讥讽地说。

“这个好些。”
[/quote]
两个家伙都可爱得要命。

海角 发表于 2009-8-11 23:30

B生病的时候真可爱,娇气,胡思乱想,和他本人的风格差很远

vecky 发表于 2009-12-17 17:07

小J 真的是贤内助咧,还主动和大叔的妈妈沟通啊

hary 发表于 2009-12-17 17:43

很有新意,但不像b

沉默的angela 发表于 2009-12-26 14:19

刚刚看完,好文啊。不过还是不太喜欢Brian的母亲啊。

zgzy024 发表于 2009-12-26 22:38

文章不错,多多鼓励,衷心感谢译者,望继续有更多更好的作品!

pinchu 发表于 2010-2-2 00:43

酒瓶那段嚇死我了XDDD
好可惜就這麼完結了~
Justin趁Brian不注意時已經跟婆婆建立好關係了呢=v=

Aimee0207 发表于 2010-6-28 23:24

en  完结的这么奇怪呢

housebbc 发表于 2010-6-29 09:28

小J真的是贤惠

页: [1] 2

Powered by 同志亦凡人中文站手机版   © 2001-2016

  • QAF三国群英传信息联盟发布平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