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eer As Folk中文站 | 同志亦凡人中文站 | QAF中文站

cora 发表于 2007-10-8 23:56

【原创】 Fix 【09.09.09 更新至15.Little Ashes】

[i=s] 本帖最后由 cora 于 2009-9-22 13:52 编辑 [/i]

[align=center][color=#ca0e00][size=3][font=Times New Roman][b]Fix[/b] [/font]
[/size][font=Tahoma]It's alright. I'll fix it tomorrow.[/font][/color]
[/align]


[color=blue]1. 爱[/color]

初秋的凉意沿着被单的缝隙潜入,干燥的触感似是被谁轻轻抚过。Justin朦胧地醒过来,习惯性地转个身寻找那个熟悉的体温。
当手心摸索到只剩余温的床褥时,他才想起些什么。

吧台那边传来轻微的声响。他从床上坐起来,早晨的凉风让他很快便清醒过来。身上薄薄的被单难抵秋凉,他边打着哆嗦边摸来Brian宽松的睡裤穿上。


“我说过会为你做早餐的。”他咚咚咚地跑过Loft的客厅,跳着轻吻上情人的嘴。

“Well,我宁愿在飞机上1平方米的洗手间里面干个有拉丁血统的家伙,”他的眼光在那个雪白的后背上留恋了数秒,“也不要在那里拉肚子。”

Justin朝他做了个恶心的表情。
他知道他只是不想吵醒他。
把前一晚做好的玉米面放到微波炉后,他背靠吧台蜷缩着,向不断摩擦的双手吹着暖气。

匹兹堡今年冷得很早,像是有什么要发生似的,拼命地向前赶路。


Brian把简单的行李箱拉到门边时,热腾腾的玉米面在吧台上飘着香气。

“把它吃完。”Justin走到卫浴间的时候说。
用温水洗了个脸后,他在想玉米面的温度能够让Brian的胃好过些。


“这些天你打算做些什么呢,Taylor…太太?”Brian准备出门时忽然回头。仿佛因着什么而想再停留。
“开着你漂亮的吉普去超市买打折蔬菜;去请教Debbie萝卜鸡汤的做法因为你TMD的喜欢吃尽管你不承认……”他慢慢走过来,迎着Brian眼里暖暖的笑意,“就是这些,老公.”他学着Friends里面Rachel对Ross开玩笑的语调。

他双手环上他的脖颈时,Brian低头深深地吻上他。安静又温暖,像这个早上撒进Loft的阳光。


Loft的门拉上后,Justin把吃完的面碗挪到洗碗槽。

Brian这次去三藩市开会,大概要一个星期。



[color=blue]2.伊始[/color]

医院总是有种古怪的宁静,白色走廊似乎越走越长。
Brian 不由得又加紧了脚步。他的Gucci皮鞋磕碰着凿在一尘不染的地板上,发出单调干脆的声响。

Justin被众人围着。他有点无辜地看着大家,像一个做错事的小孩。
“好喇,你们都回去吧,我真的没事。”他带点央求地希望他们不要再那么忧心仲仲地看着他。
Jennifer、Debbie、Emmett、Michael和Ted,他们都在。

“我需要站起来跳一段探戈来证明给你们看吗?”Justin有点哭笑不得。额头包扎着的纱布,不时传来隐约的让人眩晕的疼痛。


嗒,嗒,嗒。由远至近的熟悉的脚步。Justin忽然坐起身听着,心底涌起一阵甜蜜。



Brian在门口停住。Justin笑了。

“So?”他耸耸肩,墨镜下的那张脸依然冷峻,平静,波澜不惊。“有人可以解释为什么我的Corvette Stingray成了一堆废铁吗?”

“Brian?!”人们开始骚动起来。
“那就是你唯一关心的事?”
“你这个没良心的混蛋…”
“…到这个时候你就只想着那辆车…”
……

Justin静静地靠在床上,咬唇笑着看他的爱人慢慢把墨镜摘下来。


沉郁的气氛随着众人的责怪慢慢降解消失。其实大家都已经很累了。

Dr. Cukrowicz走了进来。“Mrs. Taylor 我们可以谈一下吗?”
这是一位温文亲切的医生。


众人识趣地陆续离开。留下他们两个。

“你TMD撞坏了我的古董车.”他无法从那段白得有点触目惊心的纱布上抽离眼神。
Justin伸手揽住他的腰,放松地枕在他怀里。“没关系。我明天帮你修好它。”

直到这时他才感觉到他凌乱急促的心跳。他脸上俏皮的笑慢慢凝固下来。

Brian对这段沉默有点无所适从。

“我没事。真的。”Justin一字一句地在他怀里说。

“你不是要在三藩市呆一个星期吗?”他突然想起。
他想象着Michael在电话里面怎样Drama Queen地对Brian喊,“Justin出车祸了! 车撞成一堆废铁,他进了医院!!”

Brian松开他,用手轻轻掂量着他头上的纱布。
“至少你的主治医生挺可爱。”他的手指滑过他的脸,温柔的触感一直绵延到心里。
“对,可他帮我包扎的时候,我一直闭着眼。”

两人相视而笑。Brian抱紧他,手心抚过他柔软的发丝。
Justin听着他的心跳慢慢平静下来。



[color=blue]3. 梦魇[/color]

“不要动。” Justin忽然很认真地低头对他说。
Brian咪起半只眼睛,从眼缝里看他。
Justin盯着他头上的某一点,双手在空气中慢慢移动着,”我好像发现了一根白头发。” 他的在Brian的头发里面摩挲着。
“F**k you!” Brian把他的手甩开。
然后转个身继续享受在他大腿上的午睡。

Justin恶作剧地大笑着。隔着软枕压在他身上的,是幸福的重量。

他出院大半个月了。那次车祸给他带来轻微的脑震荡,还有Brian不时唠叨着他的宝贝古董车泡汤了。
一切很好。起码在这个周日温暖的午后。

他不相信上帝,不相信命运。如果要为着这以后每一个让这个男人在他大腿上歇睡的日子,而牺牲些什么的话。他可以赔上整个自己。

“在想些什么?” 他没睁开眼睛,也知道他在发呆。

Justin往沙发上靠去,尽量地向后仰着头。窗台、纱幕、屋顶,一个一个倒立着映入眼帘。午后灿烂干凉的阳光,透过厚重的红墙与影影绰绰的纱帘,爬到他额上,轻抚着已经淡褪的伤痕。他闭上眼睛,微张着嘴,让阳光缓慢地顺着他的鼻梁……抚及鼻尖……然后流向唇翼,在那里慢慢燃烧。
他差点迷失在这种亲昵和轻逸中。


“Brian……” 他慢慢张开眼睛,唇边留驻的阳光蔓延出微笑,”我想在妈妈的婚礼上跳第一支舞。”
Brian哼哼地笑。”你是指……Babylon那种特别表演吗?”
Justin不快地转了下身,没让他睡安稳。

“你很少跟我跳舞。”
“我经常和你跳舞。”
“不是指Babylon那些,好吗。” Justin似乎较起真来。”我是说正正式式的,华丽的直人的眩目的让其他人看得下巴都掉的那些。”
Justin在激动的时候会这样胡乱地堆砌词藻。

Brian还是懒懒散散地眯眼睡着。
“Well, 我们有过一次。” 他尽量轻描淡写地,”只是你记不起来。”

Justin安静下来。整个Loft都安静下来。
他听见阳光在自己脸颊上燃烧的声音。嗞……嗞……燃烧在最脆弱的神经末梢。
Justin知道这些年来,那个阴影和空白一直没有放过他们。

Brian听着耳边长久的沉默,”还有,那个Pride游行的夜晚……”
他知道他们都在努力。
“那个不算……” Justin皱了皱鼻子,凑近他。”……不过也很美。”
Brian转过来看着他,淡蓝色的眼睛清澈得让人心醉。他挽下他的爱人,给了他一个懒懒的温暖的吻。


“我去做会让你发胖的下午茶。” Brian朦胧中听到这一句,他在梦中哼了一声。

没有计算这段日子会有多长,是因为从没有想过它会嘎然而止,消失无踪。

Justin在浴室看着水槽里的水慢慢满上来。热气弥漫着,他还沉浸在午后的燥暖中,那股热度一直向上升,向上升……直到他感觉到轻飘的眩目。

滴嗒。一点鲜红在水中化开,化成水丝便又遁形。

Justin没看清楚,水雾覆盖着的朦胧镜像里,那隐约流淌的鲜红。他只感觉,很轻很轻,似刚刚抚过他的,咫尺阳光……




[color=blue]4.好消息 坏消息[/color]

“Mum, please……”Justin强撑起疲惫的身躯,拉着Jennifer的手,“不要为了我而推迟你和Tucker的婚礼,好吗……”他的身体仍然比较虚弱。他努力一个一个字说出来,而这仿佛花去了仅余的大部分力气。

Jennifer握着他的手,轻声地安慰着他。“我和Brian刚刚在Dr. Cukrowicz那边谈过了……”
Brian一直站在窗边抽着烟,他高挑的身影在地板上留下一段细长的郁悒。

[i]“好消息是那不是脑瘤或医学不能解释的什么。这个和Justin在七年前受到的脑部重击有关……”[/i]

“我知道,车祸形成了血块塞在我的脑子里。”Justin低下头有点沮丧地,却又像说着什么再普通不过的事。
众人带点怜惜又心疼地看着他。他只偷偷地看了一眼窗边的男人。
Brian手里的烟快要燃烬。

[i]“七年前的意外在他脑内留下的伤害,造成了他右手的功能性损害。遗憾的是,这次车祸带来的撞击触发那时留存的祸根。”[/i]

“Sunshine,我相信手术后一切都会好起来的。”Debbie轻轻地抚着他的额头。他是她最疼爱的Sunshine.
“Yah,手术之后你又会是那个整天啰啰嗦嗦缠人心烦的Drama Queen.”Brian 把手插在牛仔裤口袋里。Justin总是觉得这样让他看起来更修长更性感。

“只要……”Jennifer很快地看了一下Brian,“听医生的话按时吃药好吗?”她慈爱地抚着儿子的头发,不管还有再多人在场。
“Mum……”Justin笑了,在母亲的掌心下总觉得自己像一个小孩。“你们先回去吧,我……我想单独和Brian呆一会儿。”


[color=blue]5.舍爱[/color]

他抬头带点调皮的笑意,看着自己的男人。
“干嘛?”他不屑地耸了耸肩。每次被他这样注视着,他都会觉得不自在。就是那种有股热度慢慢在体内升起的感觉。

“我……”Justin低下头,“我没想到又要让你看见我倒在一片血泊中的。”
这一刻他似个乖巧讨好的小孩,即使明知会被人宠着。

“你没有倒在血泊中,”Brian侧着头看他一副认真的样子,“你只是TMD地让鼻血染红了我的Armani衬衫。”

Justin灿烂地笑着。想要再撒娇时,却突然紧紧地皱着眉头。

“放松……”男人马上抱着他,轻轻地抚着他后背。

“在手术前都会这样子吗?”他的声音无助地飘散在男人的怀抱里面。

Brian低头吻他的额头时,忽然很想让自己记住他用的洗发水的香气。“会好起来的……吃完药就睡一会儿吧。”

[i]“在我们研究手术方案的这段期间,Justin会有不时的头痛症状。他可以服用药物减轻头痛,但恐怕药物会对他有一点副作用。由于他七年前的意外也留下了记忆上一段短暂空白,为了不让病人出现情绪起伏而影响治疗的顺利进行,Taylor太太和Kinney先生,我们建议你们适当对他隐瞒一些事情。”[/i]


[color=blue]6. 蚀[/color]

Brian拿起电脑旁边的合作意向书,翻了几页,又烦躁地扔开。

整整一个下午了。他发现自己没办法做成任何事。
早上和Dr. Cukrowicz通过电话后便是这样。他不想绝望。但事情不在他控制之内,甚至TMD地他无法做任何事去帮忙。
做任何事去表达其实他在乎。

他感到很厚重的失落感。是的,既空荡荡,却又承载着不能言说的重量。
他近乎咆哮地否定了创作部最新的法国果酱广告创意。
他差点在电话会议中和客户吵起来,是Ted及时拿起电话去应付周旋。
当他以为这一切该在夜晚的歌舞声色中散去时,他又听到自己用最刻薄的说话拒绝了Emmett的一杯Jack Daniel.

他们都不知道他究竟发生什么事。但他们似乎又都明白。
只有他自己心生不忿,未有缘由地拒绝接受生活已经起了变化。

晚上九点四十分,他决定要去医院看看Justin.


[color=blue]7. 恋[/color]

Brian透过病房的百叶窗,看着Justin服下药片。他下意识地咬着牙,驱散内心笼罩着的那片焦躁。
是的,他不应该知道。

Leila看到Justin朝着走廊那个方向微笑,是从心底发出来的明净、纯粹的笑容。
她想应该是Mr. Kinney来了。只有他能够让Justin笑得这样美丽。

Leila是照顾Justin的护士,棕黑色头发和Justin年龄相仿的女孩子。

她出门的时候和Brian点头微笑。


“你昨晚的trick没能很好地满足你。” Justin看着他的男人慢慢踱步过来,他的声音很轻很轻,似在空气漂浮。
他低头翻过杂志的一页,又悠然地抬头看着他。好像他们拥有一整晚很长很长的时间。

“你怎么知道?” Brian用舌尖顶着腮,挑眉看着金发爱人。尽管语气里面充满不屑,眼神里却流露着另一种情愫。

“从你走路的姿势。” Justin乖巧地笑着,似善解人意的精灵。


他就是讨厌这样轻而易举地被他看穿。被他的笑容俘获。


Brian伸手抚着他后颈,柔软的发丝在他之间滑动。他的眼神却落在病房角落里那堆死寂的仪器上。
“Hey, 我告诉你一个事。” Justin伸手挽下男人的脖颈,边亲着他的耳垂边轻轻地说着。床上的杂志在他们之间滑落。

“探病时间在十点半之后就过了。” 他的声线是这样细,好似轻轻地把每个字吹入他耳中。
Brian很难在他熟悉的味道和声线之间集中精神。他吞咽着口水,和着哼哼的笑,”你在赶我走?”

Justin看着他的眼睛,他们相隔这样近,他甚至可以用舌尖去吻那个高傲的鼻梁。
“谁那样说了……” 这句话沿着他的声带缠绵而出。”我是指……” 他再次凑到Brian耳边,”Leila在我吃药之后,一般不会再来巡房了。”

Brian明白他的小爱人在说什么。他抿抿唇,犹豫又挑逗地看着他。”你想我在这张床上和你做?”

粉绯缓缓攀上他的双颊,在床头昏黄的灯下,他动人得让人心碎。

“是的,” 他咬着唇,睫毛在彼此的呼吸下颤动。”我想你在这张床上和我做。”

“这里是TMD一家医院而这张是TMD一张单人床。”
“而你是TMD Brian Kinney.” 他的笑容里带着性感的情挑。

小妖精。

Brian把病房的门反锁上。


[color=blue]8. 单人床[/color]
  
这的确是一张不好对付的单人床。
他们在床上缠绵,扭动;慌乱地吻着,爱抚着,只想用最贴近的距离去粉碎思念。

Justin不得不在好几个长吻中停下来寻找喘息的氧气,但很快又沉浸在更热烈的痴缠中。彼此灼热的肌肤摩擦让他低吟着Brian的名字,却又怕异常的响动会引来医护的注意。
他的脑海里面闪过一帧帧画面:Brian抱紧他吻他耳后敏感的那一点;医护人员一半惊讶一半羞赧地站在门边张大了嘴;床单有一半跌落地上,有一半缠着温热的两个胴体;他的腿缠着Brian的腰,让他深深地插入着;他们低吼着射到对方身上;Brian被医护人员和警卫撵出去……
哪些是真实,哪些是梦幻,他已经分不清,也不想分清楚。他只想细细感觉着爱人粗硬的cock在他体内抽动,触电般的快感从每个细胞末端传来……Justin捂着嘴不让呻吟走失在忘情的交合中,某种刺激又放荡的感觉让他发笑,如果这一切被停止,他会沮丧万分地哭出来的。

Brian最后一次深深插入时,在他体内全部射了出来。
两人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伏倒在床上,激情带来的眩晕慢慢散去。Justin发现他们还差那么一点,便要抱着一起摔到地板上。这让他捂着脸,羞涩而孩子气地笑起来。

Brian掰开他雪白修长的手指,凝视着那双清澈的蓝眼睛。
Justin发现他眼里不尽是激情后的迷乱,反而是,彷佛看到尽头的悲伤。“吻我,现在。” 他终于让心底埋藏多天的苦痛崩溃,他的声音在颤抖。


Brian很慢很慢地轻吻着他的嘴唇,仿佛需要一点一点地刻画在心里,这个吻的温度,这个吻的轮廓。


“Brian……” 他入睡时轻唤着他的名字,紧握着他从身后环抱着他的手臂。
他们今晚只能蜷缩在这张单人床上。却希望这个晚上没有尽头。



[color=blue]9. 碎片[/color]

Leila已经慢慢习惯了Kinney先生会偶然在医院过夜的事实。实际上她一直替他们保守着这个秘密。
她不再在清晨踏入Justin病房时,被若无其事地和她打招呼的Kinney先生吓得差点大叫。她不再在Justin和他男友吻别缠绵时,尴尬得快要把手中的药盘摔在地上。
她甚至会主动和Justin谈起Kinney先生。那个从来不说Justin是他男朋友,但又无论工作到多晚都会坚持来看他的男人。


Kinney先生没怎么看她递过的帐单,便在上面签了字。Justin从今天开始便搬去一个更宽敞的单人病房。是Kinney先生决定的,即使费用贵三倍。
这间房位于医院古体建筑改建后的侧楼里,由于处在拐角处,房间墙体的线条圆滑而流畅。Justin开玩笑说他像住在高乐的作品里了。

Brian知道他会很喜欢。他签完帐单后看了一眼Justin,用眼神告诉他,“你是个该死的让人财气大伤的艺术家。”
Justin回敬他一个明亮的笑容,无声地带点挑逗。是你自己说要在一个更舒服的病床上干我的。

Brian背靠着窗台,平静地微笑着。他的思绪飞得很远很远,是的,此刻不在这间充满阳光的房间里。他的皮囊呼吸着窗外透进来的阳光,温热的,在他裸露的脖颈皮肤上缓慢地燃烧着。空气静静燃烧的声音,脑海里面疲惫的一幅景象,在慢慢地变得模糊。在不知道多远的将来,仍然会有这么一个灿烂的角落,他会单独站在那里,没有灵魂地笑着。
未来,这是未来吗。Brian Kinney从来不相信未来。连现实都叫人挣扎得真伪莫辩,用什么去假想未来。眼前这个金色的笑容清晰地映在他的眼帘,和此前很多很多个笑容,一起沉到他心底最软弱最安全的地方。
他知道自己对这一切不后悔。绝不后悔。


“Well,新房间尽管没有Britin的阁楼宽敞,毕竟也只是暂时的。”
Justin没有从Brian失去焦点的双眼中回过神来,他差点错过Ted的这句话。

“你说……什么房子?”Justin缓缓神。Brian怎么会这样,他隐约感受到不安。
“呃……”Ted本来只想让气氛活跃一下。他看了一眼身边的Michael,只能硬着头皮继续故作轻松,“哈,你们的乡间别墅……我知道那是个拙劣的比喻……”

“你在说什么?”Justin不解地皱着眉头。

Brian从失神中抽离回来。他看着Justin,无声地等待着什么。
Jennifer有点紧张而僵硬地握了下手心。

Justin看着沉默的大家,“什么……别墅?”他觉得有点好笑,不仅因为Ted这句话,还有此时大家彷佛不敢呼吸的神情。这不是个玩笑吗?
“你希望能从一个连‘我爱你’三个字都不说的人身上,祈求他为你买一栋房子?”他俏皮地想打破僵局。

这不是个玩笑吗。


大家真的没有笑。Debbie没有,她没有像以前那样掐掐他的下巴;Emmett没有,他没有像以前那样边咕咕地笑着,边向Brian飞个白眼;Michael没有,他没有像以前用体谅佩服的眼神看着他……
他环视着房间里面每一个人,他看见妈妈脸上欲盖仍留的惊愕而忧伤。他们都不说话。

为什么都不说话啊?!
他感觉到心跳迅速加快,快得让他承受不住。他发现房间里面每一人都不由自主地看着Brian时,他只能绝望地看着他,房间里最后一个他会注目的人。

Brian仍然平静地,优雅地笑着。他总能不费吹灰之力地承托所有人的目光,慢慢地走过来。他身后明亮耀眼的阳光依着他修长的轮廓,灼痛着Justin的眼睛。他感到一阵疼痛的眩晕在慢慢绞动着他脆弱的神经。

下一秒,他感觉到Brian温暖的掌心抚着他。
“玩笑不要开大了,Ted.“ 隐约中他听到,好像是Brian的声音。

该死的头痛。他无法思维清晰地去追问什么。

“吃完药休息一下。“ 他顺着Brian的臂弯躺到床上。

很沉很沉的思绪,他无力地慢慢睡过去。



[color=blue]10. Sam[/color]

“Leila……不要太难过.” Justin挨在枕头上,看着Leila替他收拾好一个一个小小的药瓶。
她强打着精神,朝他笑笑。”Sam走得很突然。那天上午我替她准备好食粮便出门了,晚上回到家时。她已经……”
她哽咽着。
Samantha是她养了三年多的金毛寻回犬。

Justin皱着眉看她,想着怎样安慰这位善良的女孩。他们有时会一起谈论Sam(Leila喜欢这样叫她),谈到Sam很懂事很听话,谈到Brian讨厌动物而Justin认为那只是他怕狗狗(谈到这里他们都会大笑)。
他看过Sam的照片。Sam很漂亮。Sam……
这个名字他一直觉得熟悉,却说不出为什么。


直到那天,他的手机显示来电的一个陌生号码。

“请问你是……你能把你的名字再说一遍吗?”
“Justin,我是Sam!S-A-M!你TMD搞什么鬼? 哈,不要以为回匹兹堡和你的有钱男友快活了就能忘了纽约501宿舍……”

Justin握着电话的手开始微微地颤抖。

”……喂? Justin? 你怎么了? 不要开这种玩笑? 两个月前才通过电话的……”




[color=blue]11. 酒精[/color]

“你还有心情在这里。” Michael压着声音,在他身边坐下。震耳欲聋的电子舞曲,张狂地充斥着这个空间,他不确定Brian是否真的听得见他说什么。空气里尽是廉俗的汗与性的味道。

“有心情的时候我也会在这里。” Brian汲了一口Jack Daniel,抱着双臂拄在吧台上,仰头看着吧台上诱惑的舞姿。曾经浓烈深刻的酒味,于此时竟然失去了苦涩,麻木不仁,索然无味。
Michael看着他那双空洞疲乏的眼睛,即使映射在里的是Babylon此时的五光流彩,是Go Go Boys的惹火身段,亦难掩饰纸薄浮华后的黯然。

“我没想到你和Jennifer竟然打算瞒着他。”
“你认为他知道之后会怎样?” Brian用手掂量着酒瓶,”[b]你[/b]知道之后会怎样?”他侧着头看他最好的朋友,”你应该比我更清楚,你们都是Drama Queen.”
Michael答不上来。如果要他忘记Ben,忘记Hunter和他们的家,忘记他们一起走过的日子……他无法想象。也许他只剩空壳一具。

也许[b]他[/b]也只剩空壳一具。

他无声地看着Brian,看着他又拿起酒杯,看着他长长的眼睫毛亦难掩盖的无奈。
如今他能做的是,向酒保要一支酒,在他身边陪他继续喝。Brian Kinney需要的是酒精和性,不是怜悯。

他和Brian并排站着,他反而看起来总像是有心事的那位,天生的忧心忡忡的模样。酒瓶起起落落。Go Go Boys又跳完一支舞,转身的时候向Brian抛了个媚眼。

“把Britin都忘了,TMD……” Brian叹了口气,直起僵硬的身体,”白养了,这忘恩负义的小混蛋。”


[[i] 本帖最后由 cora 于 2008-9-5 22:41 编辑 [/i]]


[color=red][b]2009年9月2日更新[/b][/color]

**** Hidden Message *****

[color=sandybrown][b]2009年9月9日更新[/b][/color]

**** Hidden Message *****

[color=red][/color]
[color=red][b]TBC[/b][/color]

cora 发表于 2007-10-10 16:50

自沙发 偶的10月8日文s14

echoland11 发表于 2007-10-10 17:28

期待下文。。。。好温馨的开头~~~~~

叶上开 发表于 2007-10-10 17:29

OMG!!!竟然。。终于。。让偶抢到了这个位置。。偶兴奋。。偶鼻血出来鸟。。激动。。从来没有抢到过这个位置啊。。。鸣炮ing。。。s31

*********************
郁闷,发完鸟,才发现楼上滴比偶快一分钟。。。

[[i] 本帖最后由 britinliu 于 2007-10-10 17:30 编辑 [/i]]

xiaoziyou 发表于 2007-10-10 17:38

先占住再说

mark_jj 发表于 2007-10-10 17:40

温馨的开头~一样嘴硬心软的BRIAN

xiaoziyou 发表于 2007-10-10 17:40

还10月8日。真好意思,心里素质好,比不了

xiaoziyou 发表于 2007-10-10 17:42

温馨是温馨,怎么我感觉不妙啊

sunburst 发表于 2007-10-10 17:52

支持一下某人的十月八日~s31

cora 发表于 2007-10-10 17:57

4楼实在太可爱了~~~

下次占了位再编辑就不会迟了...  --from 抢沙发狂人s31

j.mi 发表于 2007-10-10 19:18

重新回归坛子~~咳!只怪我刚找到。。。。迟钝了点!s29
顶!!LZ继续哦。。。

bunny_duen 发表于 2007-10-10 20:17

fix了两天,才这么点呀!
两篇同时,对坑坑而言,不会要求过高吧。

tristacapa 发表于 2007-10-10 21:34

新文耶
支持一个~:)

lonelyisland 发表于 2007-10-10 21:42

为什么我也有不好的预感?

熊猫小仙 发表于 2007-10-10 21:45

楼主新文, 好期待啊!

Bri-tin 发表于 2007-10-10 22:31




文~~~![align=center][/align]

[[i] 本帖最后由 Bri-tin 于 2007-10-10 22:32 编辑 [/i]]

rona2046 发表于 2007-10-10 23:04

开头很温暖,但素,千万表虐啊,大大~~~~~~~

qqqq2046 发表于 2007-10-10 23:16

又一个新坑啊...................

wlhy 发表于 2007-10-11 00:00

“匹兹堡今年冷得很早,像是有什么要发生似的,拼命地向前赶路。”
--------------------------------------
看到这一句心里开始打鼓
希望是偶想太多

林农 发表于 2007-10-11 00:09

还把主题关鸟不让回复昨天。。。
今天来了
就木有沙发鸟

小P 发表于 2007-10-11 11:19

称呼部分加上中文好雷啊 那个Taylor太太就麻到我了~~~

cora 发表于 2007-10-11 12:06

s10 楼上有鬼啊~~~~~~~~~~~~~~~~~~~~




人家两口子肉麻,你不要嫉妒……s01

tristacapa 发表于 2007-10-11 22:15

米有更新。。。偶今天来看鸟几次都米有更新。。。

熊猫小仙 发表于 2007-10-11 22:30

应该是kinney 太太才对啊?!

叶上开 发表于 2007-10-13 10:22

[quote]原帖由 [i]熊猫小仙[/i] 于 2007-10-11 22:30 发表 [url=http://www.qafcn.org/redirect.php?goto=findpost&pid=1232913&ptid=42659][img]http://www.qafcn.org/images/common/back.gif[/img][/url]
应该是kinney 太太才对啊?! [/quote]

*********************

楼上说得对啊。。嘿。。LZ也会出现这种疏忽。。是被群众催文催晕了吧?嘿。。。s11

sissisong 发表于 2007-10-13 11:26

支持支持!!温暖啊!

xiaoziyou 发表于 2007-10-14 19:55

强烈要求更新

cora 发表于 2007-10-14 20:06

楼上的不写文现在职业催文了?:s27

xiaoziyou 发表于 2007-10-14 20:20

至少偶没有职业挖坑

布莱恩 发表于 2007-10-14 21:19

催新文~~

斑点小海龟 发表于 2007-10-15 10:32

总有一种偶又掉坑滴感觉~~

:s31 :s31 :s31

cora 发表于 2007-10-17 16:52

[quote]原帖由 [i]熊猫小仙[/i] 于 2007-10-11 22:30 发表 [url=http://www.qafcn.org/redirect.php?goto=findpost&pid=1232913&ptid=42659][img]http://www.qafcn.org/images/common/back.gif[/img][/url]
应该是kinney 太太才对啊?! [/quote]
一直忘了回这个问题 - -lll

当初写的时候也想过这个:
如果写Taylor太太 Mrs.Taylor(与Mr.Taylor对应)呢,Brian是在嘲笑Justin是个家庭主妇(Justin负责买菜做饭嘛…);
如果说Kinney太太(Mrs.Kinney)的话,Brian就承认Justin是他老公/老婆啦… 我觉得以他嘴硬和对婚姻的态度,他是不会这么承认的。所以我就写Taylor太太啦 :)

PS 今日更新:s14

熊猫小仙 发表于 2007-10-17 19:04

回复 32# 的帖子

哦,原来是这样的!搂主对原著的理解很深啊!这果然符合Brian的个性!佩服佩服,以后不可以随便challenge搂主啦。另外,今天似乎偶坐到沙发啦!嘻嘻

布莱恩 发表于 2007-10-17 19:22

[img]http://www.qafcn.org/images/smilies/Cute/14.GIF[/img]

叶上开 发表于 2007-10-17 19:27

那偶就是DB啦。。占不到SF,这个位置视野也不错。。偶也想挖坑鸟。。。:s34

*************
LZ写文果然深思熟虑,把一个称呼想得那么透彻。。值得偶们学习。。。

[[i] 本帖最后由 britinliu 于 2007-10-17 19:28 编辑 [/i]]

j.mi 发表于 2007-10-17 20:17

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在更新啊!!!!

xiaoziyou 发表于 2007-10-17 20:21

表现还说的过去

bunny_duen 发表于 2007-10-17 21:29

[quote]原帖由 [i]britinliu[/i] 于 2007-10-17 19:27 发表 [url=http://www.qafcn.org/redirect.php?goto=findpost&pid=1236365&ptid=42659][img]http://www.qafcn.org/images/common/back.gif[/img][/url]
偶也想挖坑鸟。。。:s34

[/quote]
挖吧挖吧,大家都来挖,只要最后都填平就行。:s38

xiaoziyou 发表于 2007-10-17 22:02

jus的脑子肯定撞出问题了

得,又得生离死别一回。

lonelyisland 发表于 2007-10-17 22:13

终于见到一点更新了,期待故事的新进展

edicecoolml 发表于 2007-10-17 22:20

期待更新~~但我也有種不安的感覺~~

Bri-tin 发表于 2007-10-17 22:28

[quote]原帖由 [i]cora[/i] 于 2007-10-8 23:56 发表 [url=http://www.qafcn.org/redirect.php?goto=findpost&pid=1231374&ptid=42659][img]http://www.qafcn.org/images/common/back.gif[/img][/url]
Fix



“Mrs. Taylor 我们可以谈一下吗?”[/quote]







一股不祥的预感。。。

bunny_duen 发表于 2007-10-17 22:30

医生要与J妈妈谈谈,确实是不好的预兆。:s09 看来坑坑挺喜欢虐心的。

cora 发表于 2007-10-17 22:37

今晚突然感到厌倦
所以一口气把3也写下来了:s11

布莱恩 发表于 2007-10-17 22:50

第3篇写的什么意思呀楼主,小J自杀了吗?

叶上开 发表于 2007-10-17 23:04

流鼻血还是自杀?偶不明白。。。偶怕是车祸后遗症。。。

熊猫小仙 发表于 2007-10-17 23:11

小J不会自杀的, 楼主放的悬念啊.

wlhy 发表于 2007-10-17 23:31

那个一点鲜红让人揪心,怕怕的

bunny_duen 发表于 2007-10-17 23:55

感到厌倦然后就虐我们:s24

musee 发表于 2007-10-18 00:46

cora大....
怎麼可以在這緊要關頭停下來......
不可以!!!!!!!!
快寫~~~快寫~~~快寫~~~
小J怎麼了????
cora大~~~
快往下寫啊~~~~

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Powered by 同志亦凡人中文站手机版   © 2001-2016

  • QAF三国群英传信息联盟发布平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