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eer As Folk中文站 | 同志亦凡人中文站 | QAF中文站

from912 发表于 2005-9-3 00:28

[翻译]Divergence 长篇BJ by Tinkerbell (完整翻译版地址在一楼)

[i=s] 本帖最后由 cora 于 2009-10-28 11:28 编辑 [/i]

[color=RoyalBlue][b]完整再翻译版 by Jun_deMorgan[/b][/color]

[url]http://www.qafone.org/viewthread.php?tid=67310&page=1[/url]

-------

from翻译的版本:

[size=2][size=3][color=red]5[/color][/size]


Justin24岁已经过半了。[/size]
[size=2][/size]
[size=2]他意识到一个月很容易就变成了大概,6个月。
要不是Brian坚持尝试通过电话来掌控他在Pittsburgh的整个生活,他会觉得事情进展得有点太顺利了。Justin听见他正在对Ted大吼大叫,
“那简直有病,纯粹是精神错乱了。你他妈的怎么能失去了他们。老天,我得回家来,我的生意就要毁了,Theodore,都怪你和你见鬼的扭扭捏捏。”Brian在总共只有15英尺长的小厨房里走来走去,Justin坐在餐台边上看着他。
他最后说了句:“好。”一把拉开冰箱门,Justin看见他停留在一瓶瓶的水和一听听的能量饮料前,明白他正在寻找着并不存在的啤酒。“好!”他又咆哮了一遍:“如果你明天会议后没有打电话给我,我会找人扁你的,我认识人。”然后他揿掉电话,砰一声把它丢在塑料台面上。
“这儿没啤酒!”他抱怨着,他每周都这么抱怨。
“Brian,天”Justin叹了口气:“这儿当然没他妈的啤酒啦,你就不应该喝,喝红牛吧。或者我可以给你做点大豆蛋白饮料。”(呵呵,我想其实就是豆浆。)
Brian抓起一罐红牛,踱进起居室,一分钟后他又走回厨房生硬的盯着Justin
“我们搬家。”
“什么?搬去哪儿?”
“任何有超过900平方英尺居住空间的地方。”Brian很冒火,狂暴的在这个小小的厨房里比划着。
Justin警惕的看着他:“到时候等你回了Pittsburgh,我怎么支付得起?”
“我会给你寄赡养费!”Brian宣布,然后又消失了。
Justin一个人留在厨房里,看着天花板微笑了。

************

他们每周都很忙碌。Justin一天大多数时候都在工作,花好几个小时待在他的工作室或是那间正在展出他的作品的小画廊里。Brian大部分时间用在了电话和手提电脑上,不是在电话里攻击可怜的Ted就是给他发措辞激烈的emai,Justin可以看见里面有许多大写字母和感叹号。Justin想有没有可能在emai里来一次虚拟的心脏病发作。
礼拜四早晨是他们可以睡懒觉的日子。
Justin不工作,而Brian这个早晨会摆脱他的健身房和电脑,他们不受干扰的一直睡到十点或是更晚。
通常叫醒他的是Brian压迫着他臀部的cock。Brian脸上有一个懒洋洋充满睡意的笑容。Justin装出很疲惫的样子
“不,”Justin呻吟着,用枕头盖住脸:“Brian,天哪,难道昨天晚上的2次还不够坚持至少8个小时吗?”
“现在已经9个小时了。”
“已经是了?”
“上帝!Justin,你在24岁就需要他妈的伟哥了?”Brian做出一付很厌恶的表情。
Justin一直在等着这个机会,他会掀起床罩,Brian就能看见他在被单上隆起的分身,然后朝他挑起一边眉毛
“Yeah,我吃了你的伟哥。”他总会这么说。Brian就会大笑着给他一个早安之吻。而Justin胸中会涌动起一种难以形容的感觉,他曾经将它等同于爱。
他不再把它简单的称之为爱了。他不知道这是什么,因为在三年没有和Brian在一起之后,他们之间的动力改变了。不知道为什么,就目前来说,这……更容易些,因为Justin曾经想给这种感觉下个定义,这种每当Brian吻他或是朝他微笑或是在他屁股上拍一记时出现的感觉,他不再能定义它了,但Justin觉得这不是件坏事。
他喜欢礼拜四。

********

Michael带着GUS来探望他们。他和Justin一直都设法瞒住Brian关于GUS这一部分直到他们下飞机。Justin一直关注着Brian的反应而错过了看GUS的表情。
Justin看见他先注意到了Michael,看到他的嘴角翘了起来,眼神变得柔和了,然后,当Michael把Brian的儿子从他身后拉出来,Justin观察到Brian绽放出一个稀有的,真正的笑容“Sonny Boy,”他轻声说,然后朝下瞥了一眼Justin,Justin感到一种奇怪的窘迫,但Brian只是用手勾过他的脖子,紧紧压了一下。

第二天早晨,从起居室地板上Justin的旧睡袋里醒过来,GUS想去的第一个地方当然是迪斯尼乐园。Michael跟他一样兴致勃勃。Brian冲Justin使了一个“你替我去我就帮你KJ”的眼色,Justin甜甜的微笑着假装不明白他的意思。
“当然啦,GUS。”Justin说:“迪斯尼乐园很cool的,想不想和我以最快的速度开过去。”
GUS不很肯定的看着Brian:“我可能和爸爸一起去。”他告诉Justin,Brian脸上挫败的表情让Justin笑得象个傻瓜。

[/size][size=2]
迪斯尼乐园又热有挤,这让Brian比Justin预期的还要不高兴。幸运的是Michael和GUS太沉醉于这些商业活动中而没有注意到,但Justin因为Brian的态度一整天都处在一种紧张状态中。

Brian脸上郁结的表情只消失过一次,当他们在一个黑暗的隧道里,Brian飞快的摸索着Justin。
“不要。”Justin拼命的小声说,Brian的手在他的短裤里迂回前行着,抓住了他已经硬起来的dick
“我是说真的,Brian。我可没带什么来清理这个——哦~~~,上帝,感觉真好——拜托!这个行程30秒以后就要结束了,求你了!哦,上帝,你一定得停下来。”他倒吸一口气,Brian恼怒的叹了口气把手拿出来。
“这里应该是个游乐园吧。”
“是针对儿童的!”当他们又暴露在明亮的日光下时Justin拼命挪动着企图遮掩住他勃起的dick。
Brian咕哝了几句莫名其妙的话。

*****
刚从茶杯游乐机上下来,GUS就用真正八岁孩子的口吻宣布:“我饿了!”
brian,拒绝靠近任何“闻起来象呕吐物的游乐机”,他嫌恶的瞥了一眼最近的热狗推车,Justin马上插进来:“另一边有个地方有pizza和意大利面。”他建议着:“还有沙律什么的。”
“pizza!”GUS大叫,朝天空挥舞着拳头。
“你还好吗?” Michael问,Justin转过去看见Brian的脸色微微有点发青。
“我他妈的好极了!”Brian很快的说,他瞪着Michael头上的米老鼠耳朵:“你一定要买这种东西吗?”
“我和Mike叔叔想要看起来一样。”GUS指着自己的米老鼠耳朵告诉他。
“从心智上来讲,你们的确一样。”Brian向他保证:“来吧,让我们去吃恶心的主题公园pizza,然后你就可以在什么过山车上再把它吐出来,最好吐在Mike叔叔身上。”
GUS开心的笑起来:“你真好玩,爸爸!”
Justin哼了一声:“对,他是个活宝。”
Brian等到Michael和GUS跑出很远以后一把拖过Justin狠狠的吻了一下又在他屁股上拍了一记:“我要12个KJ来补偿今天的耻辱,做好准备。”
“只要12个?”
“一个钟头一次,从明天早上10点开始。”
“但你2点钟要去做放疗。”Justin立刻后悔去提醒他,但Brian并不在意
“那你就得在我走之前每个钟头做2次。”Brian低下头朝他充满信赖的一笑,此时此刻,就在这一片喧嚣中,在这个拥挤闷热的地方,Justin忽然被一种Brian带给他的似曾相识的感觉淹没了。

在过去的日子里他会把这种感觉叫做“爱”,但现在,他不知道应该把它叫做什么,因为它比Justin曾经知道的爱要更强烈更坚定,仅仅想到它已经不再让他感到恐惧,但它的永恒,持久却让他敬畏。他以前决不会把“永恒”和“Brian”这两个词联系在一起。但Justin想事物是会变的即使它们表面看起来还是一样。
他抬起头看着Brian,然后踮起脚尖来吻了他:“我们从一小时一次开始,看看你能坚持多久。”Justin说,Brian大声的笑了。


大约十点半的时候,GUS已经开始变得烦躁了,Brian宣布这一天到此为止。Justin私下里觉得Brian比GUS还要烦躁,但他还想保住脖子上的头,所以一句话也没说。
Justin看了一眼Brian因为疲倦出现的黑眼圈把他推到乘客席上。
“我能开车。”Brian抗议,Michael和GUS在后座上扭做一团。
“省省你的精力吧。”Justin告诉他,示意了一下他仍然还硬着的cock:“我的balls都发青了,都怪你,你得想办法解决。”
Brian坐进车里,挑起一边眉毛:“是你欲求不满,你应该温柔的求我。”
“去你的!”
Justin很容易就改道5号高速公路,在不到四十五分钟的时间里就把他们都载回他的小公寓。GUS一爬进他的睡袋立刻就大声打起呼噜睡着了。透过薄薄的墙壁,Justin可以听见Michael和Brian在厨房里讲话。
“你瘦掉了。” Michael说。
“对,这很好。”Brian回答:“放疗能减肥,如果他们把它投放市场可以大赚一票。”
“算了吧,Brian” Michae说的很轻,Justin必须得尽力去听,:“情况糟糕吗?你还有什么没告诉我,你的医生是怎么说的?”
Brian过了很久才回答,Justin几乎以为他不会去回答这个问题了,他的声音很低:“如果有什么是需要讲的,我会说的,好吗?但我不会象上次那样再让自己的情绪和感觉都陷进去了,我承受不了那种虚弱的感觉。再说,Justin会替我做那些情绪化的事情。”他笑了一下,而Justin闭上了眼睛。
“Justin处理得还好吗?” Michael听上去并没有居高临下的,仅仅是好奇。
Brian哼了一声:“对,小混蛋,有时候他干得太好了让我简直想他妈的对他尖叫。叫他别再照着Martha Stewart(玛莎.斯图尔特,美国家政女王——译者)的程序做什么家制汤或是鲜榨果汁那一类的废物了。但他只是嘲笑我,他他妈的笑我!见鬼的小婊子!”
Justin想大概只有Brian Kinney能让“小婊子”听上去象个爱称。
他不再偷听了,他的负罪感占了上风,过了一会儿,Brian走进卧室。

他躺在床上,听着Brian的晚间例行程序,跟他在一起这些年让Justin即使闭着眼睛也能描绘出这些景象:先在镜子里迅速看一下有没有白头发;审视一下毛孔,确保它们都很紧致;对他眼睛周围的出现的纹路扮个痛苦的鬼脸;拔掉一根不整齐的眉毛;检查一下牙齿的洁白度;修整掉任何敢长在他胸膛上的毛发;最后再看一眼自己的整体形象;关灯。
“你就象个女人。”Justin说,Brian正发出一声感激的叹息爬上床来。
“没那么象。”Brian回答,把Justin的手拖过去放在他的cock上。
“好吧,那部分不象。”他靠过来吻了一下:“晚安。”
“什么?晚安?那么那个‘哦,Brian,我可怜疼痛的balls’呢?”
Justin在黑暗中朝他咧嘴一笑:“没事,我开玩笑的,睡觉吧。”
“哦,不,Sunshine.,我得把我开了头的事做完,谢谢。”Brian的眼中显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神色。Justin的dick立刻无心的跳动起来。
“你别告诉我你就准备带着这个入睡。”Brian哼了一声,把他温暖的手放在Justin的坚挺上。
“再也不会了。”Justin喃喃着,躺下来。
他想Brian会滑下去将他含进嘴里,所以当他没有这么做的时候他有点吃惊,Brian仍呆在原地,只是用了些放在床下面的乳液,懒洋洋的套弄着他。他并没有做其他的,似乎很享受这个过程,Justin也是,让Brian抚慰着他,不知道什么时候Brian已经学会了Justin自己的技巧。
在一个持续了一整天的硬挺之后Brian让Justin支持了很长时间,长过Justin的预期,最后他不得不在枕头上仰起脖子低语:“Brian,求你了,我就要死在这儿了。”
“我知道。”Brian轻声说,他的前额靠在Justin的脸颊边,但他仍然拒绝让他达到顶点。他的抚触很轻柔,足以Justin在他手中绷紧,但还不足以让他释放。他试着把一只手放在Brian的手上催促他
“不,”Brian坚持:“别碰,让我来。”
于是Justin都交给了他。他屏住呼吸,收紧臀部咬着牙,当Brian靠过来对他耳语:“Good boy,”时,Justin释放了,高潮来得如此猛烈,以至于他闭上眼睛后能看见炫目的闪光点。


在把他的儿子和最好的朋友送上回Pittsburgh的飞机之后的第三天,Brian回家比平时放疗结束要晚2个钟头,在退到卫生间去呕吐之前他宣布他已经替他们找了个新地方住。Justin站在门外,在他每一轮的呕吐间隙向他提问题。
“在哪儿,离我的工作室近吗?”Justin眼前出现他半年前租的那个小工作室的样子,
他希望下一期能有超过10个学生来上课。
“你可以走到那儿。”门让他的声音模糊不清。
“哦,COOL,在哪儿?医院附近?”
“Westwood,老天,求你了,让我安安静静吐会儿吧。”抛开恶心的感觉,Brian让自己听起来象是被激怒了。
Justin的手指敲击着门套,直到听到马桶冲水的声音,Brian走了出来,苍白而疲倦。
“去躺下。”Justin指示他:“我给你拿点果冻。”
“去他的果冻。”Brian咕哝着。但他去躺下了。
Justin舀了些他今天早上做的樱桃果冻拿到卧室里,他把碗放在床头柜上,在床上坐下来端详着Brian——他正躺在床上,一只手臂遮住眼睛。
Justin斥责了他一句“你该把鞋子脱了!”当他看到Brian冲他竖起了中指,他满意了,那些Brian虚弱到无力还击的日子才是真正让他忧心的。
Brian把鞋蹭下来,踢到床下,伸出那条没有遮住他脸的手臂,Justin欣然的蜷缩进他的身边,吸取着他的温暖。
“这次比以前还要糟糕。”Brian说:“也可能我只是不记得有多糟了。”
“告诉我新地方的事。”Justin催促他,开始轻轻安抚Brian的胃部。
“比这个鬼地方大。”
“Hey,这个鬼地方是我负担得起的,另外,它是我——”
“我知道,”Brian打断他:“它是你的,早听过了。”
“那就别再批评它了,新房子有多大?”Justin仍然不是很确定自己的感受——仅仅因为Brian的需要就放弃自己这间公寓。但他认为他应该在Brian没有病恹恹的,颤抖着躺在他身边的时候在想这个事儿。
“一千五百平方英尺,仍然象个盒子那么大,但至少它有2间卧室还有一个不会让我觉得是在监狱里的厨房。”
“要花多少钱?”
“别担心这个。”Brian重重叹了口气,转过身面朝下躺着,这通常是他想睡觉的信号。
“Brian!”Justin警告他:“别跟我来这一套,要花多少钱?”
“2100。”Brian昏昏欲睡的咕哝着。
“2100!”Justin扫了一眼他的卧室——每个月只要1000块。
“别紧张。”Brian打了个哈欠:“这不成问题。”
“不成问题?!那是我整个月的薪水!要是下一次没那么多人报名上课,或者画没卖出去,而且Michael没把上个月漫画的稿费支票寄来,说明下个月也会晚。嘿,Brian,我不认为——”
Brian睁开一只眼睛,伸出一只手捂住Justin的嘴
“我说过了,不成问题。”
Justin推开Brian的手“Uh-huh,好吧。”他盯着头顶的天花板,咬着拇指甲的侧边。
“我要在这儿设个办事处。”
Justin慢慢转过头看见Brian正用很直率的表情望着他
“办事处?你的意思是说,就像,一个Kinnetik的办事处?”
Brian耸耸肩:“这很容易,我会糊弄糊弄这边的傻瓜们。”
“但是……你在家那边的办公室呢?你要怎么做?”Justin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
Brian稍微畏缩了一下,艰难得吞咽了一下
“我会把所有的谨慎和常识都抛开,让Theodore来管。”
“Ted?真的?”
“他有Cynthia帮他,她自己就能搞定。”
“呃……喔,好吧,我还以为你不会在这儿呆这么久呢。”
Justin感到一阵类似于眩晕的感觉,直到Brian清了清喉咙又开始说
“计划有点变化,我目前还不能回Pittsburgh。”他又转回来仰面躺着,双手叠放在腹部。

现在Justin明白这是什么了,它迅速袭向他以至于让他的胃部翻腾起来
“为什么不行?”他平静的问,为自己没有尖叫出来而感到骄傲。
“开始扩散了。”Brian用一种事务性的口吻说:“癌细胞开始扩散了,他们说等它扩散到淋巴里就是三期了。我必须得做手术然后化疗。要八个月,如果情况还好,我就不用做结肠造口术了。那他妈的不是太棒了吗?”他苦涩的笑了。
Justin盯着他,他的意识整个一片空白,
“嗯,”他努力在喉咙收紧前挤出一个音节,然后再也说不出一个字。
Brian从上面看过来:“你他妈的别又开始了。”他警告着:“不要。”
他伸出手帮Justin爬上来,在他身上躺平。
“这应该是全世界该死的最好的医院之一,让我们看看他们怎么做到的吧。”
Justin迅速点点头,在嘴里咬着自己的腮帮,把自己的脸紧紧压进Brian的脖子。



[size=3][color=red]6[/color][/size]

Justin24岁零八个月了。[/size]
[size=2]
Brian再也不能无视现实了,手术和之后的化疗已经摆上了日程,每当Brian开始谈论这些的时候,Justin就会绷紧他嘴唇周围的肌肉。Brian开始更多的提起这些事,这样他就能观看Justin的嘴角渐渐发白,
(拜托,都什么时候了,还玩!)
然后他会为了自己情绪不稳而感到负疚,但最终都转变成了愤怒,然后新一轮的争吵又开始了。
Brian对此感到厌倦了
“听着,”他对Justin说,他们在Brian新租的办公室里,Justin坐在他桌子对面:“我再把这个说一遍,所以把这个漂亮的头上长着的漂亮耳朵伸直了,他妈的听好了。”
Justin从他为Kinnetik加州公司设计的标志草图上抬起头:“听什么?”
“听我,听我要告诉你的,因为,该死,如果这事我不能依靠你,我今晚就打包搬回该死的Pittsburgh。”
Justin扬起眉毛保持沉默
“我现在得的是结肠癌三期。我得做手术切除一点五英寸的结肠。接下来就是8个月的化疗,在此期间,我很有可能会掉光头发,我需要你面对现实,Justin,因为这真的就是将要发生的。而不是假装我是你漫画书里什么他妈的超级英雄,用我的同性恋力量打倒病魔。”Brian站起来把手平放在桌上。
Justin看着他,铅笔仍然稳稳的握在他的右手里,笔尖仍然在纸上涂抹着:“我知道这是现实,Brian”他很慢的说:“我和你住在一起。我看见过那些维他命,药还有医生推给你的其他的这一类的废物。”
“但你没有看着我!”Brian叫喊起来,他们两个都吓了一跳。
“你得看着我,Justin,你要正视所有你每天晚上在网上查找到的那些该死的信息——哦,上帝,别做出一付惊讶的样子,我知道你挂在线上都在干什么,所有那些你读到过的不那么好看的事情都将发生在我身上。”
“并不全是。”Justin说,但这更加激怒了Brian。
“Justin。”他咬着牙,努力保持镇定:“你必须处理好。因为如果你现在就处理不好,之后你就会像个他妈的娘们儿一样崩溃了。而如果真是这样,我他妈的就要发神经了。”
这是接近他最大限度的一次——向面前这个男孩承认他需要他。Brian的下颚因为绷得太紧开始觉得疼了。
Justin眨了两下眼睛,Brian几乎能听见他脑袋里的齿轮在转动:“一切总是关于你。”他脸上露出一丝微笑,Brian松了口气,他屏住这口气已经了好几周了。

********

在这之后Brian觉得好多了。无论如何,从精神上来讲是这样,因为从身体上来说,他的生活变得很糟。他想知道为什么所有癌症患者不干脆了断自己来结束这一切。
手术前一晚必须服用轻泻剂再灌肠,这一点也不能放松他的心情,即使当Justin试着扮演一个淘气的护士。
“我想还是不了。”他厉声对Justin说,他正朝他挥舞着管子,他一把把它从Justin那儿抓过来,在他面前砰一声关上卫生间的门,他想一些污辱性的事还是独自忍受比较好。

手术完成了,而且照医生的说法“大致上是成功的”。虽然Brian不想知道这个“大致”有多大致。但Justin想知道。
“那是什么意思。”手术后的第二天当医生走进来研究着Brian的记录卡时,他这么向医生咨询:“为什么不只单单说‘成功’.”
医生就出血啦渗漏啦这一类可怕的影响说了一堆废话,Brian都读过10遍了。但Justin脸上带着桀骜不逊的神色告诉医生:“这不会发生的。”,Brian向上翻了翻眼睛。

******

Brian发现放射治疗和化疗完全是两回事。
“头4个月每周一次。”他的医生越过眼镜的上边框看着他:“之后可能每隔一周一次,我们视情况而定。”
Brian叫Justin滚开,不,Justin没有一天拉下了工作,他只是要开车送他去他妈的的医院,看着那些毒药注射进他的血管里。Justin非常狂暴表达他的不同意:“你是个混蛋。”他告诉Brian,从他手里抢过钥匙:“你疯了吗?这可不像放疗,Brian,你还可以跳着华尔兹走出医生的办公室,在你觉得不舒服之前还有2个小时没事儿。化疗可不一样。”
“你怎么知道的。”Brian想把钥匙抢回来,没成功。
“你自己说你看到我在网上读那些垃圾。我做了些研究,好吧,那个时候你正在外面忙着鬼混呢。”他脸上愤慨的表情足以让Brian大笑起来。
“哦,可怜的,婆婆妈妈的Justin。”他捋乱Justin的头发低声轻柔的说:“在担心我会吐在你的毛衣上吗?”
“我穿着你的呢。”Justin愉快的回答,拎着Brian的车钥匙从前门走出去。
六个小时以后,脸贴着卫生间地板,午饭都在马桶里了,Brian朦胧的想可能下次最好还是让Justin开车送他去。
整件事里唯一仅剩的优雅就是Brian并没有掉头发。他本来预计会的,他每天早上都在枕头上,浴室地漏里寻找一团团地头发,但它们从没出现过。Justin看上去比他还要安心了。
“现在用的药种类不同了。”在无止境的搜索一番网页之后,他告诉Brian。Brian厌倦了在他电脑的收藏夹里看见“癌症”这个词,让Justin自己玩的开心吧。
“感谢上帝帮了个小忙。”他嘀咕了一句,避免去看镜子里他苍白的形象。


“再过6周你就可以继续你正常的性活动了。”在他第一个月的复查中,他的医生高高兴兴的告诉他。
“我的性活动从来都不是正常的。”Brian干巴巴的评论了一句。
“Kinney先生,你是一位同性恋者。事实就是你有6周不能接受??。”这位医生看起来既不尴尬也没有不舒服,Brian开始想他到底对多少同性恋者说过同样的话。
“我不接受??,我是施予者。”他不去理睬Justin从角落的椅子里发出的咳嗽声。
“无所谓。”医生说,而Brian觉得他朝边上瞟了一眼Justin:“那就再过2周,不能有性活动。”
“那我想我大概只能用睡觉和呕吐来打发时间。”Brian说:“和上个月也没什么不同。”
“下周再见,Kinney先生。”

******

Brian最喜欢加州一件事——而且跟他的病一点关系也没有——海滩。他涂上很好的防晒霜不顾Justin的抗议花很长的时间晒太阳。
“你以为我在担心得皮肤癌吗?”他从铺在沙滩的浴巾上斜视着Justin,Justin勉强退让了。

阳光让Brian的皮肤平滑又有金黄色的光泽,而且给他的头发添加了自然的光亮。Brian发现他们现在花越来越多的时间呆在那儿,当Justin要上课的时候他就带着手提电脑自己去。沙子已经变成他们厨房地板上永久性的附属品了。

“我想让你把我的骨灰撒到大海里。”在一个懒散的午后他发现自己这么说。 潮水正在后退,海鸥在头顶盘旋:“我希望是忧伤而具有悲剧风格的。”
Justin的铅笔仍然在素描簿上涂抹着:“你的意思是,当你大概,九十岁的时候?你那时候肯定都皱缩起来了,你的骨灰几乎填不满一个火柴盒。”
“光是我的dick就能填满一个缸。”他回答,翻了个身:“另外九十岁也太勉强了一点。”
“那就八十。”Justin很决然的说,然后再也不看他。
“Justin。”他对着天空说:“你答应了。”
“你也是。”Justin低声说,而在海浪声中,Brian几乎听不见他说什么。

*******

8个月的治疗不知不觉就变成了10个月,然后是12个月。Brian看着日历意识到已经有他妈的整整三个月他没去过办公室,健身馆或者是其他并非他的卧室和医院的地方了。

他不记得Justin最后一次没有红着眼眶皱着眉头看着他是什么时候。

他不知道他最后一顿吃起来不像木炭的饭是几时。

他无法回忆起上回他坐在车里方向盘后面的情形。

但有一件事他能够非常清楚的回想起来,就是他上一次F**K他的partner,它在他脑海中经常出现。Brian把它当成一种叫“缓和地带”的东西,这是某个护士向他建议的,在某次治疗之后,经历了一个特别糟糕的反胃过程时,“在你的脑海中找一个地方。”她递给他一杯碎冰块:“想着一些最纯粹快乐的事情,一些没人能从你这儿夺走的事情。会有帮助的,我保证。”

这的确有用,Brian不管自己的感受,会经常拿出来想。他们先在起居室里F**K,然后在淋浴间里,他们用香皂和莲蓬头相互摩挲冲洗着,一切是如此光滑,温暖,起着肥皂泡。Justin张开四肢撑着瓷砖墙站着,Brian十分彻底的润滑了他俩,他不需要用力推动,只是轻轻的用一个最轻微的撞击就进入了Justin。Brian记得Justin半是呼吸半是叹息的声音,在小小的玻璃淋浴间里回荡,萦绕在Brian的耳边。Justin的手滑下来用急迫的手指抓住Brian的大腿。水珠洒下来,在Justin的脖子和肩膀的凹陷处汇聚起来,Brian靠过去,把他的唇贴在那个地方,于是Justin偏过头去,让Brian能贴得更近,他吮吸着那里的肌肤,直到出现淤痕,留下他的印记。
Brian记得Justin伸出手,他抓过Brian的一只手,在Brian不慌不忙慢慢的有规律的摆动时,将它放在他的cock上,Justin开始在Brian的手指间来回冲刺着。
“now.”Justin低声说,然后又说了一遍:“Now, right now.”没有任何预兆的,Brian立刻达到了顶点,只是模模糊糊的意识到Justin的身体同时也在他下面震颤着。
Justin转过身,Brian站在那儿让Justin把他的身上的安全套拿下来—他的手颤抖着。Brian记得在喷溅的水柱下亲吻着Justin,直到水变冷。“你他妈的太HOT了。”Justin说,Brian在他脸上搜寻着开玩笑的迹象,但他没有发现任何虚假的恭维,只有诚挚。Brian发现他自己充满感激。

那是九周前的事。

********

当他得了链球菌感染咽喉炎时,他前去就医。医生发现他没有足够的白血球抵御感染。他们把这个叫做嗜中性白血球减少症。但事到如今,Brian已经再也不关心他无力的身躯到底出了什么状况了。他累了。
Justin每天都呆在他的床边,走开也只是为他去拿那些他不会吃的食物或者他不会喝的苏打水。Brian想要告诉Justin他已经瘦的不适合F**K了,但他意识到这太讽刺了,所以他什么也没说。
他偶尔会想到他的生意,试着询问Kinnetik的发展状况。“我破产了吗?”一天下午他低声问,Justin从电视机那儿转过头,他把声音关掉了在看。
“对,你现在已经一贫如洗了。”Justin苍白的微笑着回答他:“我把它弄得一团糟,然后花光了你的钱。”
Brian只是很庆幸Justin仍然知道应该怎样回应他。他闭上了眼睛,他累了。

**********

在医院的第4个晚上,Brian猛然惊醒,从床上直直坐起来,Justin从他胡乱涂画的什么上抬起头皱着眉:“怎么了?”
“我要起来。”他告诉Justin“我想要从他妈的窗户里往外看。”
他掀开被单,做了个要离开床的动作,很简单就忘记了他已经有4天没有自己站起来过了。
“等一下,为什么?”Justin忘了他掉在地上的草图,冲到床边:“慢点,停下。他妈的什么事,Brian,告诉我怎么了。”
“什么事也没有!”Brian厉声对他说,他的声音在他耳中听起来是这么嘶哑:“我只是想从该死的窗户里往外看一下。”他无法解释得更多了,只是一种突然的,想要看看外面的强烈欲望驱使着他,即使窗外只不过是一个停车场,无数的车和棕榈树排成了行。
“好的,好的。”Justin慌张的说:“这儿,扶住我。慢点,你就要摔倒了。地面是不是太冷了,你要不要拖鞋?”Brian不去理会他紧张的喋喋不休,走了6步到了窗边。他两只手重重靠在窗台上,端详着天空,他刚刚能看见夕阳慢慢的落下去,他希望能在沙滩上看而不是在这个冰冷的消过毒的病房里。但,这也足够了,突然之间压在他胸口的沉甸甸的重量消失了,他呼出一口气。
他转过身,自己走回病床,Justin跟在他后面晃来晃去。他试着躺回毯子里。

“好了。”他对Justin说,微笑着:“好了。”
“Brian。”Justin的声音很动人:“Brian,你会好的,你没事,对吗?”他转过去把他的椅子拖到床边,他坐在凳子边沿,把Brian的手抓在他自己的手里,Brian睁开沉重的眼睛看着他。
“对,我他妈的好极了。”他回答,只想睡觉。
“你没事,你很好。”Justin继续说,Brian不用睁开眼睛就知道他正在哭,Justin大概都哭了整个月了。
“你很好。”Justin重复着:“你会好的,我们之前也没经历过因为你好不了而分开这种烂事,
没事的,一切都好。”
Brian想要告诉他他正在重复自己,这很无聊。但他没有这个心情或者精力了。
所以他又把眼睛睁开一次,把眼光都集中在Justin的脸上,不去理会他抽着鼻子,眼睛因为泪水而闪着光。

“对,Sunshine。”他努力说出口:“一切都好。”[/size]

[[i] 本帖最后由 cora 于 2008-12-2 17:03 编辑 [/i]]

miket 发表于 2005-9-3 00:39

加油,加油,一定很精彩的!

ametoina 发表于 2005-9-3 00:43

板凳。。。。。
既然楼主说感人就让我先抱下去慢慢欣赏吧~

nihao_h 发表于 2005-9-3 01:12

既然LZ给的评价这么高,那一定很值得期待了:)

qqqq2046 发表于 2005-9-3 01:15

昨天滴就非常喜欢,今天先来顶............

qqqq2046 发表于 2005-9-3 01:25

喜欢.............都是以JUSTIN的角度写的吗............

lee81311 发表于 2005-9-3 01:56

很期待呀~~~~楼主加油了~~~

bettyy 发表于 2005-9-3 02:22

请问哪里可以看到原文呢

nbb 发表于 2005-9-3 09:28

感觉不错,希望有好的结局。

raystar 发表于 2005-9-3 09:43

一天一篇等着看 谢谢

一花一世界 发表于 2005-9-3 10:03

加油,最近新文好少。。。

greengage 发表于 2005-9-3 10:11

嘿 、
翻得真不错

tamama 发表于 2005-9-3 10:38

要看要看的~~~

jk3388 发表于 2005-9-3 11:21

满心期待~~lz加油^^

rouertime 发表于 2005-9-3 13:02

第一章看着不错

kaoro 发表于 2005-9-3 14:39

前6章好悲说~~差点以为就是悲剧结尾了~~~
幸好最后作者给了一个好结局~55555555555

玥华 发表于 2005-9-3 14:52

加油加油……

ilunga 发表于 2005-9-3 15:34

等不及了,先看原文吧.lz加油.

jessica8111 发表于 2005-9-3 17:24

LZ我天天在这里等哦,加油!!1

小麦 发表于 2005-9-3 17:32

楼主加油~~等着看下一章~~

jill_liu 发表于 2005-9-3 18:13

from给的评价那么高,偶一定要盯紧这篇文~~~嘿嘿。
等着看下面的发展哦!

sin_an 发表于 2005-9-3 21:40

在地上铺张报纸~~
坐着等LZ更新~

from912 发表于 2005-9-4 21:59

[quote][b]下面是引用jill_liu于2005-09-03 18:13发表的:[/b]
from给的评价那么高,偶一定要盯紧这篇文~~~嘿嘿。
等着看下面的发展哦![/quote]

亲爱滴,在吗?我发了消息给你,我又搞不定了!
[s:260]

lee81311 发表于 2005-9-4 22:42

更新了,先顶上去!

bigwormlzw 发表于 2005-9-4 23:22

真的呀,看到最后一段之前,好压抑,还以为是个经典大悲剧呢,幸好后来有好的结局。lz翻译得很好,很多本来没看懂的地方,现在终于看懂了,继续加油,期待更新!

dchx 发表于 2005-9-4 23:24

啊,第2章很有味道啊!尤其喜欢“Brian想他可以给自己在LA找点事情做做,一周或者两周”,没有“Justin怎么了”的中间环节,看着J直接想到去LA,爱他已经是一种习惯了呢!

mab007 发表于 2005-9-5 15:13

感觉很真实的,真想马上看到下面的~

lemoncc 发表于 2005-9-5 17:47

这篇后面很悲,看着挺难受的,但是细节描写极佳.感谢lz的翻译,继续关注中

jk3388 发表于 2005-9-5 17:53

如果小J出现第2季那种表情..
他应该过得不开心吧..想到那就心痛..
还好B知道去探一下…
等着下面..加油^^

from912 发表于 2005-9-5 23:07

呵呵,第2章BRIAN肩负使命前去营救小J,可却碰了一鼻子灰,唉,小J哪有这么好搞定

lee81311 发表于 2005-9-5 23:20

哎,抢个小SF先!

ametoina 发表于 2005-9-6 00:12

期待啊期待啊~~~~>_<

mirror 发表于 2005-9-6 00:18

越看越好看!!!

玥华 发表于 2005-9-6 00:28

小J一定有事瞒着B大……

mirror 发表于 2005-9-6 00:43

有时看这些文时还是多少有点感谢cl的……起码cl让b在s5变得坦白了许多,承认爱了,若分离后2人再重聚或发生什么事,我想起码他会没那么别扭,miss小j,love小j,能说出来~

qqqq2046 发表于 2005-9-6 02:16

hao kan..............................yue lai yue hao kan le...........................

sin_an 发表于 2005-9-6 11:39

小J还是很倔强的

jk3388 发表于 2005-9-6 13:46

留下小J一个人…好可怜…
才第二章就这么难过了…
后面不是会心痛死><

路德维希 发表于 2005-9-6 15:03

决定在此蹲点等候楼主更新==

lemoncc 发表于 2005-9-6 15:13

[quote][b]下面是引用mirror于2005-09-06 00:43发表的:[/b]
有时看这些文时还是多少有点感谢cl的……起码cl让b在s5变得坦白了许多,承认爱了,若分离后2人再重聚或发生什么事,我想起码他会没那么别扭,miss小j,love小j,能说出来~[/quote]

不错,这篇文章是接着s4写的,brian还是超级别扭,不肯多表达一句.这样的brian,justin既爱着他,又想摆脱他,超级辛苦的.
刚看到后文justin解释为什么不带brian来他的公寓的时候,实在为justin感到心酸.

fucker 发表于 2005-9-6 16:40

912翻译真好!的确是很值得给如此高的评价^_^

nihao_h 发表于 2005-9-6 17:21

为什么不带Brian去他的公寓呢?? 还是等待LZ为我解惑吧

tamama 发表于 2005-9-6 19:33

喜欢~心情好一点了

keroppijj 发表于 2005-9-6 20:57

好东西,值得每天来看一下。
我已经猜到小J为什么不带Brian去他的公寓了……忍着不看原文,等LZ的译文。
LZ加油阿!如果太多了我可以帮忙……

keroppijj 发表于 2005-9-6 21:07

我喜欢那个“公寓太静”的细节,看QAF的时候我常常注意到Loft窗外传来的声音尤其是警车/消防车/救护车(汗,从来分不清这三种声音)的声音,这才是down town的感觉。

from912 发表于 2005-9-6 23:30

楼上的大人真热心啊,我顶不住了一定会找你帮忙的。
我刚刚又看了下后面,有几处不是很顺,说不定明天就拿来问你。

lee81311 发表于 2005-9-6 23:37

嘿嘿,偶今天死守文章区,偶就不信from会不来更新!!!

呃,真是个大意外,看起来有些事情不对头呀~~~~Brian你快回来!

mab007 发表于 2005-9-7 00:01

看到小J很难过的样子~,我也很难过了~

qqqq2046 发表于 2005-9-7 00:26

翻译确实很辛苦,from也别累着了..........故事很好看.......

我很想去看看JUSTIN为什么会有这种反应,但忍住了去看原文....自己先YY.....

hydehideto 发表于 2005-9-7 00:33

很精彩!期待唷~
加油!!

页: [1] 2 3 4 5 6

Powered by 同志亦凡人中文站手机版   © 2001-2016

  • QAF三国群英传信息联盟发布平台
  •